坑不死你 - 152了却? 为人师表(高干)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张窈窈缩着脖子,是一声都不敢吭的,只拉了拉卫枢的袖子。卫枢反握住她的手,朝着她问道,“窈窈,你说我有欺负过你吗?你老实说,我有吗?”

    这么一问,问得她真是额头冒汗。

    她更缩着脖子了,“阿枢哥,我想去洗手间。”话一说,到觉得那缠着她小腿的脚缩了回去,她心跳得可快了,都快有要从胸腔里跳出来的感觉。

    卫枢人起来,让她可以走出来,晓得她想逃避,也不戳穿她。

    张窈窈缩着身子出来,对面的两个人,她都没敢对上一眼,人立时就闪入了洗手间,将人给关上。也不知道这包间的设计是谁弄的,谁看是个小包间,就这洗手间都快赶得上这摆桌子的位置那么大了,她想难怪包间瞧着小,原来是让洗手间占了这么个大的位置。

    里面的布置很奇特,明明不是装着无障碍设施,可对着墙面那边都有扶手,她好奇地试了试,发现两只手撑上去刚好能让人将臀部撅起来——那墙面瞧着是墙面,可却将人瞧得清清楚楚,让她明白这哪里是墙面,分明是镜子,镜子里映出她现下的姿势来,颇有种……

    她立时就站了起来,双手捂着脸,立时就明白了这洗手间的功用——难怪在包间里占了这么大的地儿,且那洗手台比别个洗手台更大些,似乎都能躺个人在上面。中间的水笼头更是男人性器的造型,那粗壮且青筋环绕的狰狞模样,叫她立时就想起了……

    才一想,这脸就红了,也不敢将视线落在上面了,人就待在里面,不想出去面对他们。

    只她不晓得,她这人一躲开,到叫卫枢摆开了架势,“舅舅真有心儿,怎么就偏到这地儿了?”

    “也是凑巧,”老卫开口,“好歹你也得称一声舅舅。”

    “舅舅吗?”卫枢瞧了齐培盛一眼,那眼神意味深长,敢沾他家窈窈的身,还敢在他跟前扮作长辈?“舅舅,我叫您一声,您敢应吗?”

    齐培盛虽说有万般手段可以往窈窈身上使,面对着这外甥女婿,虽瞧着年轻,可那眼底的占有欲到是明明白白的,更何况他那晚虽被药冲昏了身体,脑袋到是清醒的——先被他抓个正着,又在他跟前不得不配合着叫窈窈从那药效里拽出来,头一次在别人跟前有种伏低做小的感觉,到让他压在心底,这脾气嘛,也不是没有,却发作不起来。

    到底,有一句话儿说的是那么个理儿,他凭什么呢,人家才是正经夫妻,他只是舅舅。

    这眼神便一暗的,没等老卫给他打圆场,他自个就敢坐敢当的,“到不必,真叫舅舅,我到是觉得自个老了。”

    老卫是个精明人,哪里瞧不出这边的不对劲来,方才还想打圆场,这回是圆场也不打了,再说了,人家瞧着乐意,他呢,何必呢出这个头哟。

    卫枢笑得极为得意,便是舅舅如何,在他跟前也得好话同他说——他要了酒,给自个跟窈窈各倒了一杯,就起身去敲洗手间的门,“窈窈好了吗?”

    张窈窈真不出去,就想将这洗手间当作地洞一样,但卫枢叫的她,她自然得出去。还装模作样地去拧水笼头要洗水,一拧开,就见着状似蘑菇头的水笼头小孔处流出水来,那架式像是射了精水出来一样,把她羞得满面通红。

    她走出来时,就觉得有叁双视线落在身上,双手也不知道要摆哪里了,也得亏卫枢在外头等她,她慌忙地就将他的手拉住,视线不敢乱瞄,就只管跟着卫枢走。

    这一落座,她鼻子可灵了,就晓得面前的是酒,美眸里露出疑惑地瞧向卫枢。

    那姿势、那眼神,好像天底下她没有可信任的人,也就信任卫枢一个人,到叫齐培盛瞧得极不顺眼——他晓得她怕,就任由着她在外头扑腾那么久,也由着她跟别人订婚,反正到时也成不了,万万没想到卫家还有个狼崽子,觑着空档就将人给叨走了。

    偏她还腻着他,这落在他眼里,就跟满心满眼的都是别人了,他好歹也是付了倾了力气跟精气的,怎么就不给他一个眼神,到把他甩在一边的样子。

    他不比老卫,老卫到这个年岁上是沉稳的、甚至是不动如山的,但齐培盛不一样,他比老卫年轻,还是有几分心气儿的,还没到那种沉稳如山的地步,看着他眼中的人一直对着别人,自然是沉了脸的。

    一时之间,他的脸色还真是瞒不住人。

    老卫是过来人,也存了那么点私心,那么个说不出来的私心,自然就一眼将齐培盛看穿了,到不由得在心里估摸着,这名儿叫窈窈呀,且都惹了几个了——他也是无私的,也不盼着跟她地久天长的,都这个年岁了,盼这个也不现实,就盼着他将来若是早走了,也有人护着她的。

    卫枢揽着她的肩,一手端起倒着酒的酒杯,“窈窈,咱们敬你舅舅一杯,也算是谢了你舅舅?”

    这是谢酒。

    张窈窈有些懵,谢什么,她还没明白过来,对上卫枢的眼神,她也慢慢反应过来了,顿时面红耳赤的,压低了声道,“阿枢哥,你胡说什么呢。”

    卫枢一本正经,“人帮了忙,是不是要谢过?”

    是这么个说法的?张窈窈瞠目结舌,结结巴巴地想要打消他的这个念头,“阿枢哥,你别、别这样。”

    卫枢摇头,“这可不成的,窈窈,人家帮了忙,咱们就得谢过,这得两清。”

    “两清”的字有点重,好像是特意提醒她的。

    张窈窈这是明白了,这是让她跟舅舅两清呢——她的手去端酒杯,立时就觉得这手似乎被针刺了一样,悄悄地抬眼看向舅舅,见他冷冷地盯着自己,她的手就不由得一缩。

    “窈窈?”卫枢也盯着她,揽着她肩的头收回来,去拿了那杯酒,“得了人家的好处就得谢过人家,怎么,不想谢呀?”

    ps:首-发:po18dy.com(wo𝕆18 ν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