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不死你 - 005 为人师表(高干)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坐在车上真是度日如年,张窈窈看着卫枢当着她的命,将裤子重新穿上,将他那凶器也藏了起来。

    瞧瞧他,面容似的刀刻斧凿一般,这会儿,还正尔八经地穿着叁件式西装,真瞧不出来他刚才还在她跟前自渎。

    张窈窈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好默不作声。

    车子停在卫家门口,卫家住的是恭亲王奕?之府,这府邸自清末后保留了下来,一直是老卫家的地盘。

    张窈窈对此处并不陌生,惟一叫她难受的是自个脸上这东西,总不能这样就见人,她打小是个规矩人,偏碰到卫枢不守规矩的,一时竟被制住了,还没得反抗——卫枢将手递给她的时候,她还稍一愣,立即也就着他的手。

    卫枢嘴角上扬,令着人就往里走,恰巧里面出来一行人,一行人中间有个令人难以忽视的中年男子,他身着灰色的中山装,扣子扣得一丝不苟,令人望而生畏。

    看见卫枢与张窈窈,不光他停了脚步,跟随着他的人都停了脚步,齐齐地向卫枢与张窈窈行礼,“枢少,张小姐。”

    张窈窈自小跟在爷爷身边,见过的场面多了去,自是一点也不怯场,微点了点头,朝着正中间的男人唤了声,“卫叔叔。”只她还惦记着脸上的东西,生怕别人看不出来。

    卫霆是卫枢二叔轻应了声,人便走了。张窈窈下意识地松口气,回头就要去推开卫枢。

    卫枢揽着她的腰,凑到她耳边,含一丝恶意道,“你看,这一家子至亲骨肉的,谁都没给卫瑶停个脚步的,死个人就跟死了只玩意一样。”

    “不知道我死了会怎么样,”卫枢再接着说道,察觉她身体的紧绷就搂得更紧了,像是要把人融入他的骨血里一样,“窈窈,到时候你是卫庄的妻子,决计不会给我留半滴眼泪的吧?”

    “祸害遗千年,”张窈窈没好气道,“你怎么着还想自杀呀?”

    卫枢立即道,“那好呀,你陪着我一块儿,我就寻死!”

    这真是……张窈窈没想过死的,真的,死离她太遥远了,可现儿卫瑶刚死,人还放在殡仪馆里,自家人都没去吊唁,更别提顾朝了,顾朝这会子叫妻子娘家丢了个大人,顾家也不会理他的——到真跟卫瑶得了同样的待遇,都是孤零零地躺在殡仪馆里。

    “你到底想什么呀?”她皱了眉头,就算心里膈应也消了一点儿,伸手探探他额头,没有热度,“怎么往这上头想了?”

    卫枢眸光冷淡,“我就是不想活了。”

    张窈窈真是看不出来他有哪里不想活的苗头,“枢哥,你就不能别开这种玩笑?”

    卫枢冷笑,“要是卫庄跟你说自杀,你早就跑过去了吧?”

    这能一样吗?

    张窈窈不明白他脑袋里想什么,她自小跟卫庄一块儿长大,这情份不比别人,也顺理成章地订了婚,这都是既成事实,“枢哥,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卫枢放开她,“那你去找他就是了,他亲姐姐没了,这会儿指不定在殡仪馆哭着呢。”

    张窈窈:“……”

    她犹豫了一会,对着卫枢的背影道,“那枢哥我走了呀,给我备个车吧。”

    “没车,”卫枢特别的冷淡,“你自己去。”

    张窈窈还是无语。

    当然,张窈窈是要洗了脸再去。

    卫枢站在客厅里,看着张窈窈离去,眼底愈发阴沉,似暴风雨将来的前兆。

    张窈窈并不知这些,就算是卫枢不给安排车,可她是张家的姑娘,卫家还得会给安排车的,况她去的地方不是别地,而是殡仪馆。卫瑶这位大小姐在卫家虽不被当回事,可到底是姓卫,况不给卫瑶面子,还得给张窈窈这位二少的未婚妻面子。

    殡仪馆这会儿冷清多了,再没有挤到大门口的长枪短炮,里面时不时地传出来诵经念佛声,正替死者超度。

    卫瑶这边选的是第二间,顾朝摆的是第一间,张窈窈进来时非得路过第一间不可——才走到门口,她就加快了脚步想过去,到是自里面有人出来,冲着她就唤道,“窈窈姐。”

    这是谢曾宇,是顾朝的妻弟,眉眼清秀,还有一丝腼腆。

    张窈窈往里头瞧了一眼,就见着里面都是陌生人,估摸着都是顾朝的家人,顾朝算是典型的凤凰男了,一朝娶了妻子入得门槛,却偏同卫瑶搅到一起,这会呀,两个人都死了,死得还难看,陈尸的地儿还在同个殡仪馆。

    “你在呀,”张窈窈拍拍他的肩膀,“回头劝劝你姐,别纠结这些事。”她同谢晶是熟的,比对卫瑶还熟,毕竟卫瑶先前是私生女,同她这样的没法比肩,谢晶到同她一样儿,她这个天平自是往谢晶身上移的。

    谢曾宇点点头,“谢谢窈窈姐。”

    她还些担忧,怕里面的人纠缠谢曾宇,拉着到角落里,低声问道,“怎么就你一人过来,也不带几个人来?”万一叫他们顾家给碰瓷了可如何?谢家就这么一个儿子,可宝贝着呢。

    “没事,”谢曾宇眼底闪过一丝不易令人察觉的亮光,“窈窈姐,小庄哥在里面呢,你赶紧去吧,别惦记着我这里。”

    “卫庄到了吗?”提起卫庄,张窈窈就精气神十足了,“那你慢走,我去隔壁了。”

    果然,卫庄在的,一家之主卫雷还在国外访问,一时真回不来,况卫瑶虽是他女儿,但也没让他珍视到连夜回国的地步,别的卫家人并不把卫瑶放在眼里,以至于这卫家的人,也就卫庄还惦记着她。明儿就要火化了,今儿个晚上,卫庄自是要为这惟一的姐姐守夜。

    张窈窈进去的时候,不光见着卫庄,也见着廖琼。

    卫庄就坐着,整个人木木的,似还未醒过神。

    到是廖琼,手上一直迭着元宝纸线。

    “卫庄。”张窈窈过去,“节哀。”

    卫庄听到她的声音这才看向她,脸上露出苦笑来,“有什么可节哀的,不过是作死。”

    卫瑶确实够作死的,但人家是亲姐弟,张窈窈不至于跟着附和,“怎么都叫人过来,这样怎么能行?”

    “给她念经诵佛?”卫庄眼神讥诮,“她配吗?”

    张窈窈伸开双臂圈住他的腰,“我们只管尽了心意就成,好歹是最后一面了。”

    卫庄反抱住她,见廖琼还站在外面没走,他以眼神示意她离开,也不顾廖琼眼底的不情愿,“恐怕得累着你今晚要陪我留在这里了。”

    张窈窈到没有拒绝,她从来对卫庄不拒绝的,回头一看廖琼走了,“廖琼怎么走了?”

    “人还有事,”卫庄道,“她本来找你的,你到跟枢哥走了,这不,见我一个人在这里,她就替卫瑶迭了些纸钱。”

    还未等张窈窈有所回话,卫庄往她纤细的脖颈间嗅了嗅,眉头皱了起来,“是什么味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