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米 - 第1节 臣不得不仰卧起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

    《臣不得不仰卧起坐》

    作者:熊米

    作者简评:

    陈殊被名为长明的“系统”强制召到古代借尸还魂,重生在一个娘兮兮的新晋榜眼林辰疏身上。为了能早日回到原来的世界,陈殊想尽办法勇敢无畏地效忠新登基的帝王解臻,却也因此与解臻越走越近……本文以陈殊的经历为主线,糅杂穿越时空、宫廷侯爵、武侠仙侠等多种元素,纷至沓来的各色人物,江湖庙堂错综呈现,奇诡往事一一回溯,行文流畅,值得一读。

    =============

    第1章 借尸还魂(补)

    子时,夜幕融融,星辰寂寥,几片暗云又掩住星光,让京城的夜色更显静谧、幽深。

    城中大半人家已熄灯入眠,唯有京中醉梦楼亮着点点灯火,隐隐约约传出莺莺燕燕的笑声,预示此处尚还有人息。

    “救、救命!”

    在靠近醉梦楼背后的巷子拐角,一个青衣身影一边喘息一边奔跑。夜色里,他抬头看着醉梦楼明亮的灯光,连忙扶着身边的矮墙,跌跌撞撞地往那处灯光处行去。

    然而他并没有走出几步,身后又有两道黑影兔起鹘落。

    黑暗中,有刀出鞘声,一道寒芒迅速划过夜色。

    “呜唔——”呼救的声音很快人封住鼻口,只剩下零碎的呜咽声,被前方喧嚣的欢声笑语淹没。

    没有人听得到他的求救,青衣身影很快被人重新拖进巷子里。

    醉梦楼的一点散光落在巷子里,既昏黄又暗淡。黑暗边缘,两个赶上的身影已经牢牢钳制住青衣身影,一人捂住他的口鼻,一人用刀架住他的脖子,让青衣男子再也无法挣脱。

    刀身寒芒上折射出的光,映出青衣身影绝望的眼睛,恐惧让他竭力挣扎,却如蚍蜉撼树。

    “是他?”抓住他的其中一人这才看到青衣的模样,有些愕然地低声出口。

    “你认识?”另一个黑影回问。

    “嘿……”黑影低低地应了声,声音有些许讥诮,对着同伴低笑,“这不是林家大儿子,林辰疏嘛。”

    同伴微微一愣,随后抽刀在青衣人的发冠上轻轻一挑。很快,发冠应声掉落,青衣男子束好的头发跟着披落下来,刘海上的青丝掩了青衣人的些许轮廓,在夜色朦胧中,男子的眉眼竟比女子还要秀丽。

    “真的是他。”眼见这一番景象,持刀的黑影喃喃道,“他不是、不是齐公子的同窗?那我们还要不要……”

    他的话音没有落完,巷子外忽然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

    “当然要杀。”灯光散射出拉出一道影子,影子上倒出的人影鬓发长髻,身形修长。

    叫做林辰疏的青衣男子听到声音,身体微微一震。

    说话的人并没有踏进这个巷子,他站在外面,低沉的声音凉而淡薄,“他看见了齐府的秘密,必须死。”

    最后一个“死”字出口,青衣男子绝望的目光中忽然闪现出一丝不甘,他用尽全力奋力地挣扎,竟让旁边的黑影按压不住他的身体。男子盯着巷子墙壁上投射出的身影,挣脱出束缚的嘴终于发出嘶哑的声音:“齐康,枉我一心向你,你这个卑鄙小人居然做这等之事,你若杀我,我就算变鬼也一定……”

    散发的人疯狂地想要向那道影子扑去,但很快他的声音被一刀入肉割喉的声音代替。

    青衣男子身体猛地一颤,倒退了几步,背撞在了身后的矮墙上。

    “嗬嗬——”凄厉的声音瞬间变成无法发出的单音。青衣男子的脖颈被黑影持刀划过,顿时,大量的血争先恐后地从切断的喉咙里喷涌而出。

    青衣男子的力气也随着鲜血的喷涌慢慢地消失,他发不出任何声音,喉咙咕哝了几声,冒出的却全是血泡,身体顺着矮墙缓缓滑坐在地上。

    血很快在他的身下积起血泊。

    “死了么?”听巷子里再没有挣扎的动静,外面站着的齐公子慢悠悠地问道。

    “死了。”被割断脖子必死无疑,黑影看着青衣男子睁着的不甘的眼睛,问道,“齐公子,尸体怎么处理?”

    “林辰疏虽然在京城不受待见,但他与我一道参加了殿试,若是失踪,恐怕会让皇帝起疑。”齐公子慢慢道,“不如就让他弃尸此处,拿走他身上贵重钱财,装作遭劫被杀,呵,反正此处离醉梦楼也甚近。”

    黑影很快领命,伸手解了青衣男子腰带系着的玉佩等装饰,随后又从其身上搜出一个钱袋,悉数将银两倒入自己囊中。

    搜出钱袋的时候,一块淡青色手绢慢慢地飘落在青衣男子垂在血泊上的手指上。

    青衣男子的手指痉挛颤抖,却无力拾起。

    他的眼中有不甘和悔恨,但过了一会儿,那道凝视着拐角里影子的眼眸失去了光华,眼睛里的瞳孔放大,只剩下死亡后的寂灭。

    黑影清理完现场,确认林辰疏已气绝身亡,这才与齐公子离开了现场。

    是夜,一阵冷风吹来,寒冷入脾。风拂过一身血污的尸体,撩起青丝刘海,露出男子生前姣好的面容和死前的痛苦怨愤。

    没有人知道,在醉梦楼外的肮脏巷子里,有一道怨魂缓缓消散在天地间。

    丑时,三更的梆子响过,京城彻底入眠,繁华的醉梦楼开始渐渐安静下来,迎来一天十二时辰内最寂静的时刻。

    也就在这时,原本没人路过的巷子里,一道平静叙述的声音忽然乍起,扰乱了此处寒冷瘆人的空间。

    “已发现可以寄宿的身体。”那道声音仿佛是从矮墙边的半空中发出来的,然而乍一眼看去,那声音传出来的地方却空无一人。

    过了一会儿,只有一具尸体的巷子里,虚无的半空中又传来一道暗暗压抑住的声音,“你确定?我不是女人。”

    “我知道,他也是男的。”叙述的声音回道。

    “???……”另外一个声音静默了。

    空气中散落着零零点点的星光,慢慢地聚成一个半透明的灵体,正好就悬浮在两道声音说话之处。

    但这个灵体穿着与这个世界的人并不一样。他穿着白色的衬衫,下摆恰到好处地塞在下面的黑色休闲裤,勾勒出有力的窄腰,灵体的头发很短,发下眉星目朗,鼻梁挺阔,模样十分英俊。

    不过灵体头发微乱,似是刚刚睡醒的模样。他眼睛扫过眼前死不瞑目的眼睛,从灰白的脸上还是可以依稀看出死者生前过分中性化的容貌,终于眼角抽了一下,继续婉拒。

    “他脖子上还有刀伤。”这么深,伤处又在脖子,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无事,我可以修复。”灵体边侧,声音再度硬邦邦地响起。

    灵体:“……”

    不等灵体怀疑,一道星光忽然从他身侧穿过,撒在垂坐在巷子里的尸体上。那整具尸体笼罩在星光内,原本脖子上已经皮肉外翻的伤口竟然在这道亮光下慢慢地开始缝合。

    “!”灵体再度眼角抽搐。

    本来已经预想到事情往不可控的地方发展,但看眼前这个景象大变死人的颠倒他往日的世界观,灵体脸部僵了僵,再度陷入沉默。

    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他的名字叫做陈殊,身边有一个妹妹。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他正一个人应酬酒局。

    对手连连敬酒,陈殊自觉自己已经有些醉了,出了包厢后便自行坐在酒店沙发上休息。

    随后意识昏昏沉沉。

    等到再清醒时,他灵魂出窍,人已经到了一片漆黑的古城。而在他旁边,一个毫无感情的读字机器告诉他——他刚刚穿越了,穿越后有必须要做的任务等着他去完成。

    至于任务的内容,陈殊总结,大抵就是扮演类似三国杀游戏里面无条件为主公服务的“忠臣”角色。

    “这个世界新帝登基两年,根基并不稳固,需要有人从旁辅佐。”这个读字机器,陈殊勉强理解为像发布任务的系统一样的存在,它缓缓地对他说道,“你必须为新帝效力,助他排除异己,帮他稳固江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方可回到原来的世界。”

    “……”陈述虽然不研究历史,但也知道历史上能以忠臣身份活到最后的人寥寥无几。

    不过好在听系统的意思,好像也并不是要自己在这里耗一辈子。

    “是不是死亡就可以结束一切?”陈殊并不清楚系统为何会选中自己来这个地方辅佐所谓的帝王,他反复推敲系统的话,“我若是保护皇帝而死,是不是就可以回去见我的家人了?”

    “是。”系统沉默了一下,“但需要我的鉴定。”

    “……鉴定标准是什么?如果我中途发生其他意外……”

    “任务失败,需要自行承担后果。”

    “……”

    陈殊缄默了一会:“这不大公平……要是主公开局一堆锦囊牌把我误杀了,怎么办?”

    系统:“……”

    系统继续告诉他,一切以它的判定为准。

    ……

    无论陈殊怎么抗拒,自己成为灵体被拥有强大能力的系统绑架已经成为板上钉钉的事情。在系统的检测下,他们找到了可以供给陈殊寄宿的尸体。

    大量的血迹慢慢倒流回尸体的伤口,不稍一刻钟的时间,尸体脖子上那道惨烈的致命伤口已经完全愈合。

    眼下这具身体除了一直睁开着没有阖下的眼睛外,已经看不出是个死人。没有了血迹,男子发丝随风轻拂,容颜秀丽苍白,眉间凄楚哀婉,远远看去像一具被摆放好的精致娃娃,静静地等待着新的灵魂注入。

    “他死亡还没有超过三个时辰,身体应该还留有一些记忆。”系统轻轻一推陈殊的灵体。

    陈殊立刻被一股强大的引力拉扯,灵体自半空而下,于三花处顺势灌入,消失在尸体的上方。

    过了一会儿,原本倒在巷子里的尸体无神的眼眸忽然闪过一点光华,紧跟着,细密的睫毛下那双原本停滞的眼眸倏地就像被打开了机括一样,轻轻地动了一下。

    与此同时,整个身体轻轻“唔”了一声,“尸体”乍然痉挛,垂落在旁边无力的手忽然急速地捂住喉咙,猛地咳嗽了起来。

    属于原来主人的记忆也随着新的宿主到来上涌。

    陈殊捂着原来的伤口咳了好一会儿,终于顺过气来,瞳孔散落的焦距慢慢聚集,终于一点一点地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他身体微微僵硬,纵然已经是重新复活,可脸上的气色还是和死人一样。他闻言,慢慢地转动眸子,眉却慢慢地蹙了起来。

    “如何?”系统再度传来。

    陈殊已经读取了这身体正主的部分记忆,饶是他平日里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此时眼角又开始崩得抽搐起来。

    “这个尸体原来的主人喜欢男人……”

    陈殊的声音响起,声音音质是原主的低柔,语气却充满着陈殊的低压:

    “……而且全京城都知道他是个断袖。”

    第2章 开局一把刀

    陈殊靠着身体残存的记忆拼凑出了原主的生平。

    他现在借尸还魂的身体原主名字叫做林辰疏,是京中林家的嫡子。

    林家在京从商,以绸缎起家,经过三代经营,到了林辰疏父亲林和鸣一代已经发展得小有体面,大宅门匾、坊间旺铺、良田地契一应具有,在京中慢慢有了自己的地位。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