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米 - 第5节 臣不得不仰卧起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砰!”这一回,刀与刀相撞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声音却迥然相异。

    黑影强大的内力震得陈殊握刀的手虎口崩裂,陈殊忍住疼痛往刀口处看去,只见系统送的木制匕首竟然在此关键时刻牢牢地挡住了黑影的柳叶刀!

    匕首的刃面还有木制的纹路,看上去只是朴实的一把木刀。此时它与锋利的柳叶刀刀口相撞,不仅没有像之前的小刀一样破损,反而在陈殊的血液滋润下闪出奇异的淡光。

    “!”

    陈殊脑海里刹那间涌现出系统之前曾说这刀可以“抵挡一切物理攻击”的话。

    黑影显然没想到陈殊竟然还有武器,眉头微蹙,不等陈殊反应,第二刀已经再度劈砍过来。

    “砰!”

    这一次对方出手已经快得让自己无法识别。可鬼使神差的,陈殊手中拿着的木制匕首依然提前架住了对方的刀。

    只是上一次,陈殊侥幸拦下,这一次黑影下手又加重了力道。柳叶刀刀势不止,陈殊用匕首架住刀往后几步踉跄倒在地上,手上伤口裂开长口,整只手滴滴答答地流着血不停地颤抖,而手中的匕首也被对方挑飞开去。

    “你真的挺能折腾的。”自己连出两刀都没有将眼前这个看上去瘦弱的普通人杀死,黑影身上的杀气和煞气渐渐浓了起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在地上挣扎着要站起来的男人,慢慢地举起刀。

    已经死掉的林辰疏又怂又娘,死不足惜,现在这个倒是烈得有点味道。

    只可惜到底还是普通人,太弱了。

    刀锋下刀芒锐利,手起,刀落,一道冷光在房间里划过弧度。

    也就在这时,被挑飞的木制匕首倏地一动。

    “砰!”房间里再度传来一道钝刀入木的声音。

    声音中还伴随着一丝细微的崩裂的声音。陈殊本欲抬手抵挡,眼角目光却看见系统给的木制匕首竟然离奇地飞入空中,宛如电视剧里的御剑一样飞行,再度稳稳地架住黑影的柳叶刀。

    两刃接口处,平整如镜的柳叶刀面竟然出现了裂痕,紧跟着“嘣”地一声断裂,残刀刀锋直接被木制匕首砍下,往地面掉落。

    陈殊:“……”

    艹?

    突如其来的异变,让房间一时间陷入诡异的静默。

    下一刻陈殊瞬间反应过来,抬手抓起地上的残刀,迅速暴起冲上前,刀刃架住了黑影的脖子,一把拉下对方蒙在脸上的黑布。

    黑影的脸很快暴露在陈殊的视野里,此人年约三十,面目平平无奇,在林辰疏的记忆里却并没有任何印象。

    “说,你是什么人,齐康为什么要杀林辰疏?”难得有这样的时机,陈殊没有时间去研究系统给的木制匕首到底是什么性能,眼下最重要的是对付眼前这个人。

    黑影也没想到一把木头刀竟然会起飞,不仅如同妖术一样,而且还能斩断他使用的佩刀。他一时间心神震撼,竟然被林辰疏钻了空子。

    他看看林辰疏,又看看林辰疏背后的——妖刀。

    妖刀此时已经在空中转了个弯,仿佛生了眼睛一般,慢慢地在林辰疏的身侧悬浮着,诡异、幽冷。

    黑影人心中一惊,忽地下意识地反应过来:“原来你诈尸是真的!”

    一把木制、木纹的匕首看上去平平无奇,却有如鬼魅,那么它的主人想必也并非常人,或许他之前杀的就是林辰疏,而眼前这个,怕是有什么东西借着林辰疏的身体复活了……

    黑影这才发现,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陈殊没有回答,只是将手中的残刀收紧了:“齐府最近在做什么?你身手不错,梁上能够来去自如,却要蒙面而行,是不是怕人撞见你的模样……”他说着,顿了顿,眼睛微沉:“你是宫里的人?”

    “……”黑影人脸色微微一变。

    陈殊原本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只是胡乱猜测试探,但眼前黑影人的脸色,却让他心里瞬间有了个大概。

    黑影显然没想到林辰疏会猜到自己的身份,眼神渐渐阴冷下来。

    他当初帮齐康追杀林辰疏,是为了帮齐府遮掩秘密,没想到林辰疏非但没死,还引火烧身怀疑到了自己的身上。

    此事非同小可,若是让解臻知道自己暗中勾结齐言储,他怕是会死无葬身之地,林辰疏知道自己的秘密,今天必须将此人从世间抹去。

    他原先还有意想给对方留个全尸,现在只恨不得将林辰疏大卸八块,让其再无复活可能。

    想毕,他垂眼看了眼陈殊威胁自己的残刀,嘴角勾出不屑的冷笑,暗中聚气,忽地朝着陈殊胸口一掌拍出。

    陈殊一直注意着黑影行动,见状脸色一惊。他知道自己与黑影人实力有天堑之别,怎敢硬接这一掌,连忙快速后退。

    但他退的速度实在太慢,眼看就要被这掌拍上,那悬空的木制匕首竟然瞬间闪现在陈殊前方,又是“啪”地一下挡住了黑影人拍出的罡劲。

    “……”系统真没骗他,这东西真能抵御一切物理攻击。

    “妖物,去死!”黑影人已留后招,手中竟然忽地一枚袖箭,淬着绿色寒光,往陈殊身上射来。

    “嗖——”是袖箭破空的声音。

    木制匕首在空中微晃,似乎在嘲讽什么,随后刃尖对着袖箭箭头轻轻一挑,木制刃身往箭尾一拍,那袖箭竟当空转过,直接调转方向,飞快划过空中。

    随后空中传来“噗”地一声传来利器入肉的声音。

    陈殊一惊,他顺着袖箭回射的方向看去,只见之前的黑影人喉间竟然插上了自己射出来的暗器。

    袖箭插在黑影人的喉咙里,开始有红色血迹渗出,很快那血变成黑色。

    箭上有毒。

    黑影怒目圆瞪,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嘴唇很快染上青紫色,随后仰面砰然倒地。

    陈殊愣住,看看在空中的匕首,又看看对面倒下的身体,隔了一会儿,他才慢慢了走过去,只见倒下去的黑影此时张嘴睁眼,脸上表情惊骇,却已经没有了生息。

    木制匕首慢悠悠地又飞到了陈殊的身侧,和陈殊一起看尸体。

    “……”陈殊又看了一眼旁边的飘着的匕首,好半天才卡出句话来,“你把他杀了?”

    木制匕首本在空中飞着,闻言摇摇晃晃地飞到陈殊的腰间,往陈殊的腰带上一插。

    然后,它就不动了。

    ——假装自己是一把普通的木匕首。

    “……”

    陈殊感觉自己腰带里别着的是个大杀器。

    他慢慢地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这才感觉到自己的手疼起来。

    刚刚和黑影人对峙,他虎口处裂开一道深痕,再加上后面取残刀威胁对方,手上免不了被刀口划伤,此时手上正滴答滴答地往地上淌着血。

    房间里也是一片狼藉。和黑影打斗后,原本桌子上的新茶具也摔碎了,地面上到处都是碎瓷。

    陈殊站在房间里面皱眉。

    也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外忽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大少爷。”门外有丫鬟喊道,“大少爷,在吗?”

    陈殊目光一凝,没有回答。

    丫鬟见没人答应,却继续地敲门道:“大少爷,我刚刚听到你屋里有动静,你在吗?”

    刚刚路过林辰疏的房间,丫鬟好像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此时听里面的人没有答话,正欲看看究竟。

    谁成想她刚刚要推门,门却忽地开了。

    “什么事。”林辰疏在门里面站着,看了眼丫鬟。

    丫鬟“哎呀”一声,连忙站稳了,眼睛却不由自主地想往里探。她一边看,一边冲着林辰疏笑道:“大少爷,是老爷从外面回来了。老爷说午膳一起吃个家宴,夫人就让我过来唤你过去。”

    第6章 系统很闲

    丫鬟探究的目光被陈殊的身体阻挡。陈殊闻言,微微一笑道:“好,我准备一会,等下就过去。”

    “那大少爷你快点,老爷他们都在等你了。”丫鬟催促道。

    林辰疏在家中地位低,连个丫鬟都敢欺到头上。

    陈殊敛了笑,直接将门关上,发出“砰”的一声声响。

    丫鬟本来还想说她可以在外面等着,结果话还没出口就吃了个闭门羹,不由得愣在当场。

    陈殊将门里头的门梢插上,回头看了眼黑影人的尸体,随后动手直接将尸体抬到了床上,拉过被褥,把尸体捂了个严严实实。

    接着他从柜子里找出纱布,快速地在手上的伤口绕了几圈。

    等伤口包扎完毕,陈殊起身将窗户关紧了,也同样插上窗梢。

    丫鬟听到窗户的动静,好奇地探头过来,在外头问道:“大少爷,你又在做什么?”

    “防贼。”陈殊言简意赅。

    丫鬟:“……”

    陈殊这才从房间里面走出来。

    不过走之前,他还带了把锁,把房门给锁上了。

    丫鬟脸色微青。

    陈殊没有去管丫鬟的脸色,只差遣丫鬟给自己带路,一路来到了膳房。

    膳房内,林和鸣一家已经落座。陈殊刚进膳房,就看到一四十多岁的男子落在首位,男子上唇留着须髯,方字脸,皮肤保养得不错,看上去非常体面,正是林辰疏的父亲林和鸣。林和鸣左侧,依次坐着岑玉凤、林盛,挨着林盛还有一十二三岁的女孩,穿着嫩黄锦衣,是林和鸣与岑玉凤所生的女儿林巧澜。

    林和鸣看到林辰疏的到来,先是微微蹙眉,但脸上很快笑开,指了指身边主宾的位置,说话一团和气:“辰疏来了啊,我们家难得举办一次家宴,快过来坐坐。”

    男人一副慈眉善目,陈殊想了想往日林辰疏被赶出家门的惨样,没有说话,只是依言坐了下来。

    主宾的位置已到,菜如流水一样上了上来。桌上的菜品不错,但陈殊刚刚见了死人,一桌美味委实有些难以下咽,便自顾自地舀了汤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

    他拿着汤匙的手还包着布条,里面隐隐透着血迹,在这酒宴上委实有些扎眼。

    林和鸣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的手怎么了?”

    “划伤了。”陈殊边说边继续喝了口汤。

    林和鸣眉头皱起:“怎么划的?”

    “你刚刚送到我房间里的那套茶具,我不小心打翻了,捡碎片的时候划的。”陈殊道。

    听到茶具碎了,林和鸣皱眉,旁边的林盛听了已经怪叫道:“什么?你把那套茶具打翻了?你知道那茶具值多少银子吗,你居然就把他打碎了?”

    陈殊自然不知道那套茶具值多少钱,闻言转头疑问似地看向林和鸣。

    林和鸣胸口起伏了一下,随后呵呵笑道:“算了,碎了就碎了吧,如果那套不喜欢,等会再跟刘伯去库房挑选一套自己喜欢的。”

    他以为林辰疏还在闹之前自己把他赶出门的脾气所以才把茶具打翻,这时候特地暗暗观察了林辰疏的表情,却见对方眉目之间淡淡的,闻言只“嗯”了一声,又继续抬起汤匙,往嘴里送了一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