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米 - 第6节 臣不得不仰卧起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林辰疏长得像已经死去的正室,眉如远黛,看上去有极肖似女人的柔美。林和鸣在心中叹了口气,继续道:“辰疏,爹已经帮你打听过了,明日过堂之后,你和刘伯去一趟齐太尉府上。”

    “齐府?”陈殊的动作这才顿了顿,“去那里做什么?”

    “你这次中了榜眼,等吏部官职下来之后就是朝廷中人了。”林和鸣道,“在朝中行走,少不了需要打点关系,当今我朝齐太尉资历最高,又是陛下身边三位辅政大臣之一,依仗他做靠山,今后自然吃不了亏。”

    背靠大树好乘凉,说得倒有些道理。

    只是,这位林老爷子怕是不知道就在刚刚,齐府的人还派刺客暗杀林辰疏。虽然被系统的木刀反杀,但现在尸体还在他儿子的房间躺着。

    陈殊放下汤匙道:“我朝皇帝不是不让植党营私,行收贿赂?”

    “新帝根基尚浅,朝中还不是齐太尉的天下?只要靠山够稳,谁来查你动作?”林和鸣见林辰疏反驳,心中又有些不喜,“我已经给你打点好明天要拿的份例,你只管去来,以后你为官之事,爹都会给你打点妥当。”

    林和鸣心中自有沟壑,他万事俱备,只差林家有人中榜这股东风。而今东风已来,事情很快就运作起来。

    陈殊看了林和鸣一眼,见他胸有成竹的模样,没有接话。

    他在想自己要是真的去了齐府,也不知齐康会是什么模样。

    “明日就让刘伯陪你一同去吧。”林和鸣怕林辰疏胆小退缩,放心不下,又把林伯叫了过来。

    林伯恭恭敬敬领命:“老爷放心,老奴肯定会照顾好大少爷。”

    林和鸣这才放心。

    陈殊没有再说话,倒是旁边岑玉凤见状又酸又妒,连忙给林和鸣斟酒:“老爷,你看大少爷都中榜了,我家盛儿这个不争气的还在家里无所事事,妾也想让盛儿去上个学堂,考取个功名。”

    林辰疏和林盛嫡庶有别,不过岑氏盛得林和鸣宠爱,林家老爷子闻言,看了眼旁边同样期待着的林盛,点头道:“盛儿资质是不错,只是以前自个儿不愿去学堂,如今有这心思也不错。我这几天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夫子,让盛儿也去试试。”

    林辰疏如此懦弱之人都能够考上进士,林盛的才智比林辰疏强了一倍不止,倒也确实有些希望。

    岑玉凤也在旁边笑道:“盛儿,还不多谢你父亲。”

    林盛大喜,拜过林和鸣,只觉得心中忽然豪气万丈,眼边见到林辰疏默然不响,于是上前虚伪地恭敬道:“兄长,日后弟弟我若是学到不解之处,还请兄长不吝赐教呀。”

    陈殊抬了抬眼睛,见林和鸣、岑氏都看着自己,这下放下汤匙,冲着林盛微微一笑:“这是自然。”

    林盛一脸笑意地落回座位。

    这一场家宴吃了半个时辰,陈殊待宴后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房间里还是维持着原来的模样,并没有人进来,唯有窗户上糊着的纱纸破出一个小洞。

    陈殊看着那破损的纱纸一眼,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转身行回床处,掀开了被子。

    黑影人的尸体已经开始变得冰冷僵硬,此时笔挺挺地躺在床上。

    陈殊看了一眼,随后忽地看向旁边。

    旁边什么人都没有,但陈殊沉默片刻,他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喂,在吗?”他看着空气问道。

    空气中泛起一丝波澜。

    “何事?”一道硬邦邦的熟悉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陈殊顿了顿,忽地皱眉道:“你来得这么快?不忙?”声音是系统的声音,来得很快,就仿佛一直在自己身边似的。

    “目前暂无要事。”系统回道。

    陈殊仿佛觉得自己对系统有了一个新的了解,他闻言默了一下,随后指了指床上的尸体道:“既然你那么闲,那能劳烦你帮我处理一下这具尸体吗?”

    系统沉默了一下,大概是在看尸体,大概又不是,隔了一会儿,它才回复。

    “不能。”

    陈殊不相信:“为什么?”

    “我不是人类,不能直接干预这个世界上的东西。”系统回道。

    “那刚刚是谁将林辰疏复活的?”之前大变死人的场景陈殊还记忆犹新,此时听到系统的声音,他默了下,问道。

    系统却觉得自己有理有据,再度给了陈殊答案:“我无法干预世界,但是能干预你。”

    “……”神特么干预我。

    “我不回收垃圾,不能帮你处理这具尸体。”系统继续道。

    听着系统的回答,陈殊按了下眉心道:“这人是你给的匕首杀的,你总归要负一下责任,我虽然想到了解决方法,但这里的人太厉害,你一开始也没告诉我这些人会轻功会武功,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会很危险。”

    系统:“……”它好像第二次听到陈殊说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了。

    “你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还没保护皇上之前死掉吧?”

    系统:“……”

    它沉默了一会儿,这才慢慢道:“那你想怎么样?”

    陈殊垂眼,认真地干咳了一声:“我想要绝世武功。”

    系统:“???”

    第7章 长明

    空气再度陷入短暂的静默。

    “不行。”半天,系统蹦出来一句。

    “……”

    目前以陈殊对系统的了解,这个系统应该确实不会骗他。基于如今情形,现在系统的回答是“不行”而不是“无法给予”,难道是意味着他刚刚扯出来的荒唐玩意确实有实现的可能?

    “为什么不行?”陈殊脸皮一厚,又继续询问道。

    “你任务尚未完成,我何以奖励你这些?得此失彼,我不做无本买卖。”系统微微沉吟,随后慢慢道。

    “……”陈殊皱眉,他现在只想早点完成任务回到原来的世界去,怎么可能会在此做一些无聊的逗留。

    不过听系统的意思,这武功好像只要他保护了皇帝就可以拥有……

    “我觉得你可以提前透支一点给我,我定能帮你赚回任务的利息。”陈殊继续道。

    系统:“……”

    陈殊指了指床上的尸体,也是有理有据:“你看,我现在已经查出此人是宫中奸细,刚刚手刃此人,也算是为皇上排忧解难了吧?”

    “……”刚刚是谁说,是它的刀把人杀掉来着?

    “对了,系统先生,我和你也算有缘,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陈殊又问道。

    系统愣了一下,随后硬邦邦地答道:“白驹过隙,忽然而已,我叫长明。”

    “好名字!”陈殊继续道,“如此,长明兄,你考虑一下?”

    系统:“……”

    把人拉过来太突然,系统开始在想陈殊原先是做什么的了。

    隔了一会儿,空气中才又有了一丝波澜。陈殊定眼看去,之间几点零星的亮光慢慢地从空气中浮现,围绕着他周身悠悠旋转。

    这些亮光在白天叫人看不清楚,但陈殊瞬间明白,这些光芒应当和那木制匕首出现时的星光如出一辙。

    陈殊一喜,随后便听到这叫做“长明”的系统冷酷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就按你所说,我先提前预支你部分武功,若是你迟迟不完成任务,我将会将其回收。”

    陈殊一开始只是为了试探系统,没想到在自己的推磨下竟然真有了能力,闻言眉轻轻一挑,问道:“是什么能力?”

    “比这个世界任何人都快的轻功。”系统长明道。

    陈殊:“!”

    绝世武功打了折扣变成轻功,但这次陈殊确信自己听准了轻功名词前的前缀。

    之前系统赐给他的木制匕首确确实实可以抵挡一切物理攻击,那么他现在获得的轻功想必应该也是真的。

    轻功或许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可要是其真的比所有人都快,那么他再遇到刺客,倒也不必再硬碰硬的对抗。

    再加上一把木制匕首,至少自保的能力绰绰有余。

    他的系统看上去不靠谱,但给的东西倒是恰逢其时。

    陈殊眼睛微亮,很快在房间里试着像之前的黑影人一样跃上房梁,意随念动,只轻轻一点地面,整个人便如同轻燕一样飞起,绕梁一圈,复又飘然而下,竟然意外地连贯。

    “多谢长明兄。”陈殊回道。

    “呵呵。”系统长明闻言,给了两个硬邦邦的字音。

    “……”陈殊知道自己刚刚死乞白赖并不地道,又补了一句,“长明兄放心,我自当鞠躬尽瘁,尽忠皇上。”

    系统没有答话,泛起的波澜慢慢地敛去。

    陈殊复又重新站起来,继续看着床上的尸体,房间从窗户中折射出来的光影在他眼神光中明明灭灭,他很快笑了起来,伸手将之前蒙在黑影人嘴上的黑布重新蒙上,取了帕子将那带毒的箭头从黑影人的喉中拔了出来。

    黑影人已经死亡,箭头起出之后并没有溅出多少血液。

    陈殊将箭头小心翼翼地用帕子包了起来,随后起身翻开衣柜,不过一会儿也取出一套黑色的衣服换上。

    林辰疏的身子虽然高,但比普通的男子要瘦,穿上黑衣之后,原来的身形显得更加修长,原本就细的腰身此时看上去变得更加窄了,纤细得如同女子的腰身一样可以盈盈一握。

    陈殊将木制匕首别再腰带上,又找来一块黑布,学着黑影人一样将半张脸蒙了起来。

    眼下只剩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陈殊照了镜子看了几眼,虽然觉得林辰疏长得确实有点像女人,但眼下这么黑衣黑布黑发的,也不容易让人认出来。

    准备好一切后,陈殊耐心地等待着天色暗下来。

    古人的作息和陈殊传过来的世界不同,到了戌时,路上的人已经渐渐散去,白天热闹的街坊悉数打烊,京城的街坊间,只有家中灯火透着窗点缀着黑夜,一些细细碎碎的家常对话从屋里泄出,听着模模糊糊,与宁静的夜色相互衬托。

    等到夜晚降临,陈殊这才动身出门。

    白天在林府行事并不方便,到了晚上有夜色掩盖,陈殊很快背着黑影人的尸体轻轻跃出房间,飞上林府屋檐。

    在林府楼顶之上,可见京城万家灯火,陈殊只看了一眼,随后又是轻轻一纵,踏进京城民房的砖瓦上。

    系统给的轻功委实厉害,即便是陈殊身负一人,落地之时也是静悄悄的,仿佛踏雪无痕——只是身后背着的尸体委实比林辰疏本人还重,陈殊感觉背得十分吃力。

    不过好在他的目的地并不远。

    陈殊提了提气,很快在房屋之上几个纵月,随后穿过闹市,拐过街区,终于在一座大宅边停了下来。

    大宅占地广阔,高墙黑瓦,尽显气派。宅门门口灯笼高照,上书“齐府”二字。

    这里便是林辰疏记忆里面的齐康家邸,林和鸣口中所说的当朝重臣中第一把交椅,齐太尉的府上。

    陈殊看了眼大门紧闭的齐府,很快轻扯轻勾了唇角,将黑影的尸体平整地放在齐府门口。随后他松了松酸痛的肩膀,抬起手扣响齐府的大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