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米 - 第183节 臣不得不仰卧起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巨蛛抬脚轻扣塔面,那塔面表层的黑色颜色竟然如水银般开始不断往锁链移动,慢慢地攀上解臻的衣摆和足底。

    原本飘动的布料被黑色的物资附上后立刻凝固不动,不一会儿便基铸了神始的大半身躯,巨目看着黑塔蔓延上解臻的胸腹彻底掩盖住星光,目光露出餍足,蜘蛛口器不断开开合合,发出一连串怪异的语言。

    听到巨蛛的声响,无数眼睛以一一往枷锁上的人看去,目光既虔诚又兴奋,无形中似有无数厮叫和手臂往枷锁上的人抓去。无数黑塔物质攀附上解臻的脖颈,开始封往人类的口鼻,解臻勉力地仰起头想避开,却被更多的物质争先恐后地附上。

    新的神像即将铸成,众目叫嚣着狂欢,也就在解臻即将窒息之刻,天外忽然有一道迅疾的物体忽然撞上锁链,紧跟着传来“铮”的一声巨响,在一方天地里炸开。

    巨响中,原本链接塔和解臻的其中一条锁链登时崩断。巨蛛目光一惊,只见那斩断锁链的物体竟是一胚形为成的黝黑玄铁,此时笔直地钉入黑塔塔面,塔面上大量的黑色物质崩散,露出裸露的黄岩与龟裂的裂纹。

    这突如起来的一击令原本漫上解臻面颊的黑色物质惶惶往后飞退。解臻微微轻喘了一口,目光往玄铁胚掷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道黑影正从空中急飞过来,那人一头短发,掠空之时亦往塔面紧张看来,但见黑色物质褪去,面色稍霁,却又是提了一口气,手中忽然出现一古朴长剑,沉喝一声,再度往锁链劈掷而去。

    “陈殊……”伴随着耳边的锁链断开的声音,解臻只感觉手脚上的束缚又轻了许多,他目光轻颤,紧紧地注视着来的身影。

    “又是你,你居然还没死。”但很快,一道巨大的身影拦住他的视线。

    “该死的是你们!”陈殊的声音越过巨蛛传到解臻的耳里,紧跟着他一脚登上塔面,身影迅捷地一把抓过钉入塔面玄铁胚,人再度一步跃上半空,暴喝一声,往巨蛛上一棒抡去。

    他的动作一阵抢先,巨蛛上的人形触不及防挨了一棒,蛛口发出哀嚎声音,巨目顿时露出愤怒:“米粒之珠也敢同日月争辉,本尊定让你死无葬生之地!”

    陈殊恍若未闻,身形再度暴起,又是一棒往巨蛛身上劈去。

    玄铁胚夹杂千钧之势,但凡被打到之人非死即伤,当世已经无人能够破解,巨蛛抬起巨目 ,但看见陈殊身影飞来,目光露出一丝嘲讽,巨蛛蛛脚迅速抬起碾下。

    陈殊接连避开,正要接近巨蛛的巨目之时,忽地感觉身形一顿,整个脚踝竟然被蛛形上的人手一把拽,他一惊,尚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只感觉整个人被人在空中抡起,眼前的景象飞快地倒掠。

    “啊——”陈殊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再度“砰”地一声被砸入地面。

    “陈殊!”解臻再度开始挣扎起来,但他气力不继,只挣得锁链轻轻响动,很快呼吸一滞,动作又缓了下去。

    前面的巨蛛已经发出一声狂笑,他侧眼看了看身后的解臻,再看前面被嵌入塔面的短发青年,发出一阵冷笑:“就凭你现在这种微末伎俩也敢挑衅本尊,简直自寻死路。”

    陈殊在剧烈地咳了几声,在塔边缘挣扎一刻,复又拄着玄铁胚重新站起,吐出口中血沫,目光露出一丝狠色,一个箭步再度往巨蛛冲去。

    巨蛛目光露出一丝报复的快意,正欲抬脚一脚钉死眼前的蝼蚁,却见“笃”的一声声音,自己原本的攻击竟被一木质小刀接住,木刀身后,陈殊手中的玄铁胚已经挥至眼前。

    玄铁胚夹带的力量任世人不敢小觑,但巨蛛却轻嗤了一声,巨大的蛛声竟然凭空消失,等到陈殊反应过来之时,却感觉自己身后一阵阴影笼下,他还没来得及回头,只感觉身后遭到一记重击,整个人再度抛飞出去。

    “铛——”护体罡气立破,玄铁胚从手中脱出,在塔面上滚落。陈殊再度重重地砸在塔面上,脸上、手臂上、脚上都已经出现密密麻麻的摩擦血痕。

    他重重咳了几声,眼角处看到木质小刀躺在自己身侧,上面古朴的木纹已呈现裂缝。

    解臻目光紧缩,身上的星光缓缓亮起,扯动锁链叮叮当当晃动。

    “一个粗蛮鄙人安知神术仙法的奥妙。”巨蛛看陈殊在塔面深坑中不断挣扎,却已经再难爬起,目光露出嘲讽道,“不过你我恩怨也到此为止了……”

    他说着蛛皿大开,露出里面挂满的腥臭粘液,正要吞噬眼前的凡人,忽地感觉到身后一道劲风掠过,却见一把古朴长剑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它的身后,正往他的蛛腹狠狠刺下。

    “神泽,你竟然还在帮他。”巨蛛惨叫一声,一边怒吼一边用尾缚往缚在空中的解臻巨力扫去。

    “解臻!”陈殊嘶声吼了一声,再度起身挡在前面,与蛛腹砰然撞在一起,一时间鲜血迸溅,罡气和劲风流散,一道身影再度跌跌撞撞地落在地面上。

    “你……”巨蛛怒目圆睁,看着前面的两人,只见现在身为凡人的神始垂首挂在锁链中,似是已经昏迷了过去,而另一人还在正挣扎着再度站起,他一瘸一拐,看上去已经受了很重的伤,但一双眼睛正慢慢抬起,从额头滴落的血液里看着它。

    身后有微弱的呼吸和心跳,短发青年勉力地呼吸两口空气,身体却寸步不让。

    他不能让,也不想让。

    哪怕前面是死亡。

    “负隅顽抗。”巨蛛嘲弄道。

    短发青年闻言缓缓地抬了下头,身体晃了晃,面上却露仍是斩钉截铁的坚毅,他用手擦去下颔的血迹道:“怪物,我是打不过你,但是……”

    即便拥有绝世武功也不懂什么章法只会一路蛮干的,也只是他陈殊而已。

    短发青年抬起眼睛,嘴巴开开合合道了极轻的两个字,紧跟着原本的眼眶里迅速漫上大片的星光,原本眸中的坚定、悲伤、痛苦一一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

    “我在。”就陈殊脸上的血迹飞快褪去,身上的短发如瀑般增长,很快拖及腰间。也就在此时,陈殊和解臻身上的星光同时大震,无数星芒集聚成一道长虹,缓缓地在陈殊身边转动。

    第230章 打怪

    星光宛如一练银河, 即便是在焰白的天色下也竟然璀璨夺目,巨蛛瞳孔微缩,不知怎的竟然嗅到一丝熟悉的气息, 脸色一变:“原来你竟是一体双魂!三目界的覆灭是‘你’在指使!”

    天行藏覆灭之前,曾有一黑袍青年大闹三目界,那人只是普通凡人, 伴随着世间时间流逝早已经化为灰烬。眼前这短发青年应是那凡人的转世轮回,但他身上却有一股不同于人类的威仪, 与当时的气息如出一辙!

    “是。”“陈殊”星眸抬起,眼中没有波澜,“但我记不清了。”

    他的声音已经和原本不同,此时已经被天魂长明取代。

    巨蛛闻言流露出一丝忌惮和憎恨, 蛛腹中发出嗡嗡腹语:“你竟然也有今天, 也好、也好,这么多年过去了,正好让我一报灭界之仇!”

    它一边说, 蛛腹里的响动也越来越大,声音滚滚,几欲破腹而出。

    “那倒未必会如你所愿。”长明原本平静的容颜里忽地扯出一个浅淡的弧度, 竟似无情冷笑。

    巨蛛怒目圆睁, 口器忽地大开,顷刻间原本在腹中响动的事物突地从黝黑巨口中射出,竟是一群密密麻麻的飞虫。

    这飞虫长相怪异, 或细小如沙子, 或有人脸般的大小,往长明的方向迅疾奔来。“陈殊”长发掠起,手中戒指光华闪现, 不一会儿周身竟然悬浮着数把武器,有剑有刀、有枪有戟,有的交织隐隐雷光,有的图腾闪现,竟自发地排列布阵,迅速织成密不透风的光盾,将空中的飞虫一一剿灭。

    这驭物之术已登峰造极,巨蛛看见对面青年的术法悚然一惊,忽地听到身后有重物破空之音,连忙侧眼回看,竟看到之前从黑塔掉落的黑色玄铁竟在此时一棒从地面上掠,往它的后背袭来。

    如若被玄铁打到非死即伤,巨蛛以前领略过此物的厉害,不敢硬接,连忙侧身让过,却见黑色铁棍嗖嗖旋转,竟然“嗡”地一声又落入前面“长发”青年的手中!

    长明接过玄铁胚,脸上神色不悲不喜,忽地一步踏出,周身星光流转,身形幻化出无数叠影,在它的蛛脚身边闪现。

    “找死!”巨蛛身体是陈殊十余倍有余,见状蛛脚迅速踩踏而下。

    它体型巨大,但身形却十分快速,比这世界的大部分人的速度都要恐怖许多。长明见头顶倒钩轧下,目光微微发亮,手中玄铁胚竟然破空而出,进如同有眼睛一般横冲直上,一棒打在蛛脚的关节处。

    “啊……可恶!”巨蛛蛛脚立刻偏离了方向,在青年身边擦身而过。长明脚下的塔面瞬间凹凸不平地崩裂,但他面色一动不动,竟如同有预感似的一脚踩在凸岩中,手中竟然结成一道巨大星盘,上面有奇异符文涌现,如同符纸一样倾轧而上,牢牢地将蛛脚封印在巨岩之中。

    巨蛛嘶吼一声,原本射出的众多蛊虫不再和兵器交缠,往长明追击而去。与此同时,它口器再度开开合合,等到下次再开启之时,竟然射出的是如数道黑色蛛丝!

    蛛丝上散发这黑塔物质的光泽,方向直覆眼前的“人类”,一旦覆盖,极有可能会和解臻之前那番直接筑成人形雕像。

    但长明却只平静地看了一眼,身上星光不增不减,一边转动玄铁胚驳开追击蛊虫,一边如蜻蜓点水般迅速掠过塔面,飞快地避过头顶的蛛丝,单手结印,又是一个星盘朝着巨蛛结下。

    他的力量看上去衰退,但作战一口气行云流水,术法迭起,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场战斗,才会有如此的手法。巨蛛看着“长发”青年的身影,忽地又想到几千年前三目界覆灭的场景,憎恨地大吼一声,蛛丝直接结成大网,往青年倾盖而下。

    头顶光线变暗,长明目光一敛,举起玄铁胚一棍驻下,竟将脚下塔面直接砸开一个大口,随后整个人纵身跃下,紧跟着又是一声巨响,在蛛丝大网外的平面竟再度被轰出一个大洞,原本进入黑塔的陈殊身影整个人竟从第二个洞口一跃而出。

    他身形在空中,焰白的圆形太阳在身后闪耀夺目,整个人如同暗色剪影一般,只有长袖在空中猎猎飞舞,一双星眸在暗影处亮起,长发飘扬,凛凛生威,竟然黑暗中的神祗,在坠落之前闪耀般存在。

    但那只是在空中一瞬间的停留,下一刻,长明沉喝一声,手中玄铁胚周围气息流动,无形中凝结成一道巨大的星盘,上面露出无数锋利的星剑。

    “!”巨蛛没想到这“长发”青年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法,等到想从星盘的范围内逃离时,竟发现自己的蛛脚被牢牢封印,一时间无法挣脱。

    它朝“长发”青年嘶吼了一声,却见那空中的青年面无表情,身上星光大绽,星盘内无数光箭齐发,往下面的巨怪打压下去。

    巨蛛原本还在挣扎顽抗,但见光箭持续不息,竟没有一点要停歇的意思,又是嘶吼一声,再度喷出一群蛊虫。

    可惜的是这群蛊虫尚还没冲上空中,便被星盘的星光密密麻麻地碾成齑粉。这场星盘光箭足足维系了将近一刻钟,直至“陈殊”身上的星光开始渐渐黯淡,这才停了下来。

    空中的“人类”身形晃了晃,往天行藏的巨怪看去,只见在一轮打压下,原本嘶吼的巨怪此时正匍匐在黑塔之上,蛛腹上粘液横流,几次挣扎都没有起来。

    天行藏的怪物想来等级并不高,但饶是这样的级别,现在亦花费了自己大半的力量。

    长明慢慢地从空中落下,忽地双腿一软,连忙用玄铁胚驻地重新站稳,缓步跨过塔面上污浊的粘液。

    “可恶,你这卑贱的人类。”巨蛛还在地上挣扎,原本的巨目已经垂落在地上,但蛛体的口器却依旧在发出嘶吼,“你以为今日击败本尊就能拯救整个世界?三目界与这世界早已经链接在一起,你们都逃不了的。”

    他说着一阵咒骂,却见“长发”青年并没有搭理自己,反是一步一步走到黑塔延伸的索链前,仰头看着上面缚着的失去意识的人。

    解臻现在正垂着首,他身上还有不少伤痕,只有一息微弱的气息。

    男人容颜和记忆中的一个人相若,好像就是它一直要寻找的人,也是它让人魂要保护好的人。

    长明充满星光的眼睛颤了颤,它慢慢地睁大眼,忽地抬手擦了下眼角,将手中触摸到的湿润放在眼前。

    “啊……原来人的感情是这样的。”它看着手中的眼泪,低声喃喃道。

    第231章 布阵

    世态有炎凉, 人情有冷暖,一路点灯长伴,原本是悲喜勿扰。

    长明慢慢蹙眉, 收回停留在指腹间的目光,手中玄铁胚再度挥动,砰地轰断旁边的索链,随后起身腾起,一把抱过被束缚的解臻。

    蛊虫还在解臻的身体里快速作乱, 此时男人双眉仍然轻蹙,即便是昏迷看上去亦是十分痛苦。

    长明默默地看着, 扶着解臻盘膝坐下, 双手抵住男人后心,身上的星光再度一分为二, 徐徐地往对方身体注入。

    “你再怎么救他都没用, 即便这次救活了, 他一个区区凡人,再过不久就会变成一钵黄土。”巨目还在不停地咒骂讽刺, “对了,这个世界有轮回转世,等他死了以后肯定会忘记你,你这么做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你们是不可能永远都在一起的。”

    “呵呵,这一切都是你痴心妄想。”

    “像他这样的神魂碎片, 就应该盛养在锁魂灯里, 这才是他的归……”

    巨蛛的眼睛闪着恶毒的目光, 分离的口器伴随着目光的转动开开合合,但当它刚说到“归宿”的第一个字时,声音忽然被“砰”的一声声响代替, 咒骂的声音也截然止住,原本还在转动的巨大眼睛已经被玄铁胚洞穿。

    巨目的瞳仁不停地抽搐,很快宛如泄气的皮球萎瘪下去,粘液流满一地。

    有赤风拂过塔面,怪物散落的四肢随着萧条的呼呼声颤抖,现场没有了聒噪的声息,反倒是塔下有群尸开始躁动,不停地嘶吼着,有尸体开始攀爬黑色巨塔,密密麻麻地层层叠起,往塔顶覆来。

    长明面色冷然,对身后的怪物未曾再看一眼,对周遭的声音也并无所动,唯有手中星光浅浅淡淡,有条不紊地驱逐解臻体内的蛊虫。

    它的长发也开始慢慢变浅,时而是陈殊剪短的发型,时而又瀑及腰间,断断续续,若有若无,直至一刻钟后,这青年才撤开手,慢慢重新拂过解臻的脸庞。

    男人此时面色稍缓,原本蹙起的眉也渐渐舒展开来,虽然没有醒,但看上去已经并没有大碍。

    青年看着,眉宇也跟着轻轻舒展,目光露出些许笑意。

    “陈殊!”也就在这时,天空处突然传来有些熟悉的声音,“太乾生死阵已经布好,我等接下去要怎么做?”

    青年抬首,只见天空处有人御剑而行,身上穿着白衣有不少灰尘,模样虽老,但看上去十分熟悉;而在他的旁边,还有两个男子,一人身穿暗色衣服,一人身着蓝白相见的长袍,一前一后正坐在一只巨大的尸鸟之上,也正看着自己。

    尸鸟在空中飞行,那蓝白男子正眯起眼看着塔面上的怪物尸体,而暗影则往他怀里的解臻看来,目光充满了担心。那人类老头看到现场状况,亦发言道:“你快些上来,那群僵尸快冲到塔顶了。”

    青年低头看了眼怀里的解臻,点头道:“你先将他带走。”

    “那你呢?”剑尘雪降下御剑,看到陈殊的容貌,微微一惊道,“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头发怎么又变长了?欸?你是不是陈殊?”

    “陈殊”微愕,但看到前面的人类老头,脸上忽然扯出些笑意,原本冰冷的声音也柔和很多道:“太乾生死阵虽然能引动雷劫,但需要破掉此处障目方才可行此策。可雷劫十分危险,我必须先确保你们离开,才可以放心能够引雷。”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听不出有什么怪异,剑尘雪愣愣地从他手中扶过解臻,又看了眼陈殊的长发,道:“可我们走了,你却在雷劫之中,那岂不是十分危险?”

    “解臻也会引起雷劫,我需要确保他的安全。”“陈殊”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