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的小公主 - 第七章帅府 枝繁(民国 1v1 双c)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难得响晴的天,是耳朵都听得到的亮敞。

    叶南枝最爱这样的天气,总觉得在晴天里吊嗓,声音会显得格外清亮而干净,就像这蓝湾湾的天,那么的令人满足、心怡。

    可是很显然,今日她无需吊嗓,她要做的是谨言慎行以及循规蹈矩,就像所有要去见公婆的丑媳妇那样,容貌、才华都是次要,重要的是在人前她得表现出温柔和恭谨。

    厉北山无所谓这些,她却在意得紧,就好像早就打定了主意要嫁给他,这件事不容许有失败的可能存在。

    将将齐肩的墨发,被她低低地挽成了一个发髻,发髻一侧,簪了一支用珍珠攒成的茉莉花。

    这是出门前,厉北山亲手给她戴上的。

    他说,戴上这个,再进了帅府,你就彻彻底底是我厉北山的人了。

    叶南枝抬手,摸了摸藏在发间的茉莉珍珠。光滑的珍珠表面上,有一颗似是缺了一半,于是她顿了顿手,玩笑道:“二爷,下次能不能给我换个新的?”

    厉北山没理这茬儿,他正了正头上的军帽,便兀自坐进了车里。

    叶南枝又抬头望了一眼那湛蓝的天,心中澄明无比。

    厉震霆的官邸,是由一间叁进的四合套院不断扩建而成的,如今已然是前朝王府大五进院的规制。从厉震霆发迹一直到现今,这间私宅已成了全奉天最奢华的宅院之一。就算相比于北平城那些达官贵人的官邸,叶南枝以为,这间帅府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汽车穿过严密的哨岗,在帅府的大门前,作了短暂的停留。

    卫兵上前盘查,刚一低头,往车窗里一瞧,便迅速地立直了身体。“啪”的一声,军靴并拢在一起,右手笔直地举至眉稍处,向车里的人端正地行了个军礼。

    坐在车前的谭如海,微微侧身回了他一礼,便将汽车开进缓缓敞开的大门里。

    一进门,便见层峦的假山后藏着一幢用青砖建造而成的罗马式建筑。楼高百尺,规模颇为宏达;浮雕细作,整体观之富丽堂皇。想来这便是奉天鼎鼎有名的最高建筑——帅府“青麟楼”了。

    正在叶南枝暗叹之时,汽车停在了楼前。

    青麟楼的卫戍上前禀报:“二公子,大帅还在老虎厅议事,大公子也在。”

    坐在车后的厉北山微微蹙了蹙眉,问道:“还有谁?”

    “日本方面的顾问,山本一郎先生。”

    厉北山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而后吩咐谭如海道:“走,先回院里。”

    “是。”谭如海油门一踩,一打方向盘,车子便调转了头。

    过了几处有着西洋景致的地方,汽车终于停了下来。厉北山拉着叶南枝的手下车,并说道:“让谭副官带你回我院里休息,我有事,先不陪你。”

    “放心吧爷,您忙您的。”叶南枝笑着点点头,心中倒还挺想看看这帅府里的中式小院是什么样的。

    厉北山拍了拍她的手,便又坐进车里,而后朝着刚刚来时的那条路把车又开了回去。

    “叶小姐,这边请。”谭如海一手背在身后,一手向前方对她让了一让。

    叶南枝收回那双望着汽车绝尘而去的眼睛,跟着谭如海绕过八字形的燕翅影壁,迈进了这间帅府的“私人生活禁地”。

    这间五进的四合套院,虽是在老宅的基础上扩建的,但已经有了不少新式楼房的便利功能。比如电灯,比如自来水。

    据说,当初房子修缮完毕后,日本人为了讨好厉震霆,说是要免费为府上通一条自来水管道,以庆贺厉府乔迁之喜。

    然而,却被厉震霆委婉回绝了。

    他私下对家人说:“哪天我要是喝水死了,这笔账,我找谁算?”

    之后,他命人在府中挖了一口深井,又找来靠谱的自来水专家,为自家修了一个抽水机,厉府上下这才用上了放心的自来水。

    且不说日本人是否有这样的居心,但可以见得,身居高位的厉震霆,每走一步都是如屡薄冰的。

    这座宅院不仅有新式的便利,亦保留了古朴雅致的建筑风貌。进了雕梁画栋的垂花门,叶南枝才知,戏文里唱的那宝二爷家的大观园是当真存在的。

    只不过,此“二爷”非彼“二爷”,厉家的二爷既没有戏中人爱尝胭脂的癖好,亦没有那宝二爷怜香惜玉的精神。

    叶南枝如此想着,便无奈地笑笑。想来,往后要是一辈子都被锁在这间深宅大院里逃不出去,那该有多心酸……

    正胡思乱想间,已经不知走过了几间院子,但见前面的谭如海停下来,冲着来人敬了个礼,叶南枝才回过神来。

    从谭如海的身前,忽而探出一个女娃娃的脑袋,让叶南枝吃惊了一下。这姑娘的轮廓样貌,长得颇有点厉北山的影子,不过神色却是不同于他的烂漫天真,也不知是这府中的哪位……

    “呀!你就是叶南枝吧!”

    小姑娘几乎是蹦着来到了叶南枝的面前,没等叶南枝开口,她便围着她一面打量,一面发出声声惊叹:“你长得可真好看!我以为你下了台也是男人样呢!你怎么变化这么大呢!”

    叶南枝略低了低头,拿帕子挡了挡挂在嘴角的笑。

    “叁小姐,叶小姐是客,不得无礼。”谭如海走到厉骁骁身边,压低声音提醒她道。

    厉骁骁撅着嘴,白他一眼,便自顾自地拉起了叶南枝的手,轻轻晃着,追问道:“听说,我二哥要娶你?是不是?是不是呀?”

    这话来得直接,倒比第一个问题更难回答,叶南枝愣了愣,那姑娘便又开了口,“那敢情好!以后你教我唱戏吧!我就爱听‘打金枝’里郭暧教导公主那段!”

    说着还朝一旁的谭如海飞了个眼,这叫一向沉默寡言的谭如海猝不及防地红了耳尖。

    “小妹!”远处一声女子的轻唤,打破了此时既欢乐又尴尬的气氛。

    厉骁骁回头看了一眼,便拉着叶南枝的手想要逃跑。

    “叁小姐,来的人是谁,怎么这样害怕?”叶南枝微笑着问道。她好歹是客,总不敢跟着这府里的小姐乱来,于是站定了身子,不肯轻易挪动半步。

    到底是唱念做打样样精通的名角,这稳扎稳打的下盘功夫,可不是一个小丫头能拉得动的。

    “哎呀,我才不怕她,我是怕她为难你!”也不知是急的,还是用劲过猛,厉骁骁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为难我?”叶南枝更加好奇了,“到底是谁啊好端端地为难我做什么?”

    不等厉骁骁回答,只见那女子已经走了过来。她向叶南枝伸出了一只手,并自报家门道:“叶小姐你好,我叫程玉莹。”

    叶南枝不由得愣了一下,而后也伸出手去,脸上微微一笑,淡定自若。

    “哦,你好,程小姐。”

    原┊创┇书┊刊:oo18.v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