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衣出水 - 没人告诉你,兔子的耳朵不能随便摸吗?(高h) 爱丽丝淫梦(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不仅是爱丽丝被操的欲仙欲死,白兔也被这越干越紧,越操水越多的小逼,给迷得不轻。

    层层迭迭的嫩肉包裹着他健硕的肉根,每次抽出都要被缠得死紧,抵抗巨大的阻力,再捣回去时,又噗嗤一声,像陷进了水汪汪的棉花里。

    他操过这么多穴,还没有一个能像今天这个淫荡的小处女一样,逼水多的能让他恨不得永远插在里面,穴肉一吸一咬的能让他几近发狂。

    男人额上的汗水越流越多,啪啪地甩击着饱满的卵蛋,将女孩水汪汪的阴部给拍的通红,臀部越动越快,几乎看不清动作。

    “不、不要了……白兔先生,太快了~啊!”

    突然,女孩断续的呻吟突然高亢起来,穴里噗嗤一声喷出了温热的水流,直直浇在男人硕大的龟头上。白兔也早就被紧窒的嫩穴吸得头皮发麻,这下被水一浇,濒临爆发的肉棒再也坚持不住。

    只见男人的劲腰极速挺动了数十下,才闷哼一声,重重一颤,肉棒狠狠抵在骚穴深处,噗的一声将浓厚的精液灌了个满。

    “呀啊……”

    “嗯……”

    两人一个被烫的脑中炸开一片烟花,不受控制地尖叫出声。一个咬牙感受着,被高潮时剧烈收缩的小穴伺候的灭顶酥麻,溢出一声闷哼。

    男人抖着臀,缓缓的抽插着,延长着高潮的快感。

    与此同时,高潮后眩晕的爱丽丝似乎听到噗的一声轻响。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居然看见趴伏在自己身上喘息的男人,头顶上出现了两只长长的,毛茸茸的兔耳。

    等、等一下,兔耳?

    爱丽丝眨眨眼睛,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这时,平复喘息的男人抬起头,目光缱绻的注视着她:“怎么样?这种事情是不是很舒服?”

    说话时,男人一只大手居然还意犹未尽地握着爱丽丝一只乳房,像小孩子玩玩具一样,毫无章法地揉弄着。

    爱丽丝被坏心的男人突然掐了一下奶头,脸蛋红红的“嗯”了一声。

    男人察觉到她盯着自己头顶的视线,伸手一探,果然摸到了两只兔耳。

    他低声一笑,嗓音沙哑性感:“吓到你了?我也没想到耳朵会冒出来~我们那里的人不太一样,如果像这样……”他故意挺了挺胯,半软的肉棒在穴里搅了一圈,逗得爱丽丝“呀”的一声抱住了他,才继续道,“如果像这样——做爱,会根据舒服的程度,不同程度地现出原形。”

    爱丽丝好奇极了:“所以,白兔先生原形是兔子?”

    “嗯~”白兔见女孩张大小嘴的惊讶模样,觉得怎么看怎么可爱,情不自禁地又亲了一口,“我已经很久没有现出原形过了~你这个小穴,可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极品~”

    爱丽丝听着新奇,不受控制地伸出手,揪住两只毛茸茸的兔耳朵揉了揉。

    “嗯哼……”

    白兔突然低喘一声,半软的肉棒迅速勃起,温和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危险:“没人告诉你,兔子的耳朵不可以随便摸吗?”

    然后,不慎捅了男人敏感点的爱丽丝,就又被按在草地上,狠狠干了个爽。

    高潮后的男人,一边享受余韵,一边将爱丽丝红肿的奶头吸得啧啧有声,赞叹道:“我操过那么多穴,还没一个能比得上你的~说不定等它被调教成熟了,我就不只是只露出耳朵那么简单了……”

    说着,又回忆起刚刚销魂蚀骨的快感,胯下再次蠢蠢欲动起来,他刚捉住女孩的小屁股,想再来一发,女孩却突然扭动起来。

    “怎么了?别骚~哥哥这不是来操你了?”白兔精虫上脑,本以为又是一场你情我愿,活色生香,但肉棒刚刚抽动两下,就被女孩带着哭腔的嗓音给定住了。

    “白兔先生……跟那么多人做过这种事吗?”虽然爱丽丝还不懂爱情的规则,但小小的少女心,自从被这个高大俊美的男人强势占有之后,便早已悸动,独占的欲望伴生而出。

    她一想到现在插在自己体内的那根东西,还要捅进别的女人的身体里,把对方干得如刚才那样汁水横流,现在着迷地趴在自己身上亲吻自己的白兔先生,还会像这样去亲吻取悦另一个人,心里便泛起一阵细密的刺痛。

    爱丽丝突然一把抱紧还在怔愣的男人,小脑袋埋进男人制服笔挺的胸膛里,金属纽扣贴在皮肤上,又凉又硌,她却舍不得松开手。

    “白兔先生既然喜欢我的小穴,那就只操我一个人好不好?爱丽丝不想白兔先生……跟其他人做……”说着,无师自通地收缩小穴,夹紧了里面的棒子。

    白兔被女孩咬的倒抽一口气,情不自禁握紧了手里的臀肉,但也明白了女孩在担心什么,他无奈而宠溺地一笑,轻轻抬起女孩的下巴,吻了吻:

    “亲爱的爱丽丝~你要相信,我今天看见你的第一眼,就已经深深陷入了爱河……只要能像现在这样被你的小穴紧紧包裹,我愿意放弃一切……但如果你去到我的世界,就会发现很多事情,都是必须发生的……”

    爱丽丝失望地移开视线,却见到手边的草地上,有什么东西在闪光。

    “那是什么?”

    白兔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拿起那东西翻开查看。

    是一个金灿灿的怀表。

    “天呐,没有时间了!”

    白兔毫无征兆的将早已勃起的肉棒,突然拔了出来,淅淅沥沥的淫水随着“啵”的一声,喷溅而出。灌满了阳精的小穴,被操得红艳艳湿淋淋,还在一收一缩地蠕动着,挤出几滴浑浊的液体。

    男人被眼前景色勾的肉棒一跳,低低骂了一声“小骚货”,艰难的移开眼。

    他取出一方手帕,先把爱丽丝狼藉的小屁股清理干净,给她妥帖的穿上裙子,这才迅速的将自己的肉棒擦干,就那么硬邦邦地塞了回去。

    “我可爱的爱丽丝~很抱歉不能再陪你了,我现在有必须完成的工作要去处理……”他歉意地躬身告辞,却突然看见了草地上躺着的粉色小内裤,无比自然的捡起来,折迭了放进口袋里。

    白兔俯身,最后轻轻吻了下女孩娇嫩的脸颊,便迅速转身,快步消失在了树丛之后。

    爱丽丝不知道什么叫“拔屌无情”,但激情戛然而止的空落寂寥感,让她不安极了。她本能地支起虚软的双腿,朝着白兔离开的方向追去。

    因为爱丽丝发现,她对这个夺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还一无所知。

    “等一下~白兔先生……”

    爱丽丝发现自己跟不上长腿男人的脚步,几乎要急哭了。

    追不上的话,是不是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爱丽丝提着裙摆,狼狈地绕过一个个阻碍,紧紧追逐着,却还是眼睁睁看着白兔闪身消失在一棵大树之后。

    她喘着气,疑惑地绕着大树转了一圈,又轻轻敲了敲树干。敲到第叁下的时候,突然听到嘎吱一声。

    树干的中央,居然出现了一扇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