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花 - 3、阴阳眼 妖心动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难不成是真的?”  大家刹那间同时回想起冯康最早讲的那个鬼故事,顿时篝火边鸦雀无声一片寂静,只有摇曳的火苗证明着时间的存在。

    还好这一寂静仅仅维持了几个呼吸,被众人视线聚焦在其中的冯康尴尬地笑了笑打破了沉默,他挠了挠脑袋,咧着嘴笑骂道:“陈小钱你这不瞎扯吗?岐童就是一个鬼故事,还能成真啊。”

    “那可未必……”陈小钱嘟哝了一句,也不争辩。其他人也反应了过来,作为从小受科学教育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大都把鬼神之类的故事当作谈资笑料,没几个真信的,刚才发生的事情虽然确实有点诡异,但也并非不能用科学常识解释的嘛。

    “是不是冯康你刚才那个故事讲的太好,太逼真了,张桃把自己给代入进去了还没出来,所以一不小心产生了幻觉?”汪画尝试性地提出一个设想。

    “应该就是了。”领队李建明安静地听了半天,指着渐渐黯淡下来的篝火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篝火燃烧很容易产生一氧化碳、二氧化碳,我们刚才凑的那么近,多少吸了一些。因此导致眼花啊,产生一些幻觉啊,这都很正常。”

    “看看看看,还是咱们社长懂科学有文化。”冯康赶紧捧哏道,“搞得我还以为我要背锅呢,敢情故事讲的太好也是罪啊。”

    听了李建明的解释,张桃也没有一开始那样坚持,默认了自己可能真的是看错了。宋甜又安慰了她一会儿之后,看了看表,然后宣布道:“时间不早了,大家都回帐篷里休息吧,明早起来还要赶路呢。”

    在山林间露营,自然不能随意地说睡就睡,在睡觉之前还有许多的准备工作要做。比如收拾刚刚玩闹时产生的生活垃圾、比如将篝火完全扑灭不留一点火星,当然,这些工作都由男生们自告奋勇地承包了下来,让女生先各自回一早就扎好的帐篷中安眠。

    我跟冯康凑到了一处,一边忙活,一边随意地闲聊了起来,我对刚才那声尖叫还有些余悸,因此问道:“康哥,刚才那事儿你怎么看?那个张桃是眼花了,还是真的看到了什么?”

    “我可说不清。”冯康随口回答道,“不过如果她说她真的看到了岐童,那我就可以百分百的保证那是假的。”

    “为什么呀?”

    “秘密。”冯康得意洋洋地卖了个关子,然后继续说道:“不过张桃刚才又没说她看到的就是岐童,只是说看到一个穿红衣服的七八岁小女孩,那是真是假我就不知道了。”

    “如果是真的,难道还真有鬼呀?”我虽然之前没有参与过类似的登山活动,但在行动前也查过一些资料做过一些功课,这次我们要穿越的四凶山脉本来就少有人烟,所选择的路线又是未被开发的非旅游路线,要不是李建明等几位登山社的骨干经验丰富我又担心沈璃,我还真不敢参与进来。所以虽然才走了不到一天,但已经远离了人类聚集区,在这样的地方大半夜的出现一个小女孩,不是鬼还能是什么?

    “未必不可能。”冯康忽然起了兴致,“我跟你说,你不是咱们登山社的人,所以张桃这个女人你并不了解。”

    我下意识看了看张桃帐篷所在的方向,在脑海中回忆起那人的面容,觉得毫无头绪,于是问道:“我是不了解,那你说给我听听呗。”

    “你别看哈,张桃她长的文文静静清清秀秀的,在学校里也是系花一样的角色。她虽然胸不大,但是腿特长啊,比例线条特别好,我跟你说,她简直就是所有腿控眼里的女神,你媳妇儿那没发育的身材跟她简直没法比……”冯康说着说着,就把话题给带偏了。

    我赶紧拦住他,“你说这干嘛呀?咱不是在聊鬼的事儿吗?怎么扯到腿上了。”

    “你别急啊,我不得铺垫一下吗?”冯康不满我地打断,又继续说道:“按说,以她这个条件,谁要追到她,不得捧着哄着生怕跑了呀?可是,奇怪的是,她入校三年了,交了好几任男朋友,没有一段关系能坚持过俩月的,你猜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脾气不太好?”我尝试回答道。

    “哪儿啊,张桃脾气好着呢,从来没跟人红过脸,也一直不争不抢的。”冯康否定了我的猜想。

    “那是为什么呀?”我很配合的追问道。

    “我一开始也很好奇,后来稍微调查了一下,跟她几任前男友都简单聊了聊,然后发现了一个秘密。”

    他看我投来了充满求知欲地眼神,也不卖关子了,洋洋得意地说了下去,“这个秘密就是:张桃认为自己有阴阳眼,经常能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阴阳眼?”我笑了,“我还邪王真眼呢,怕不是中二病吧。”

    “你管她到底是阴阳眼还是中二病呢,反正她自己是信了。”冯康继续解释道,“你自我带入一下,如果你每次在床上辛劳地做腰部运动的时候,你身下的女朋友忽然说‘哎呀,隔壁的阿伯走了,他的鬼魂刚刚飘过去了’,或者‘这个酒店好像发生过凶杀案,床那边有个冤魂’,你该怎么想?你还能继续运动下去吗?你还硬得起来吗?”

    我认真地幻想了一下,“你这么说,还真的有点儿……难以接受。”

    “是吧,也难怪她男朋友都谈不长,一般人都受不了这个。”冯康讲完之后,总结道:“所以说,刚才她到底是否真的看见了鬼,取决了她是阴阳眼还是中二病,我反正是分辨不了的。”

    跟冯康这么一聊,我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心思终于放了下来,两个人又胡乱瞎扯了一会儿,手上的工作也忙地差不多了,冯康突然一拍脑门,不知道又冒起了什么坏水,把我拉过来,悄声咨询道:“祎哥,你帮我分析一下哈。刚刚张桃确实被自己看到的那什么小女孩儿给吓到了对不对?”

    我回忆了一下,回答道:“是啊,我看她的脸色,确实不太好。”

    “既然这样,那我一会儿偷偷钻进她帐篷里,就说去安慰她,然后聊着聊着留下来,再然后,是不是就可以……”他一边说,一边露出妄想的淫笑,“我眼馋她那双腿好久了。”

    “嚯,你不刚才还说一般人受不了她吗?你不怕她在你运动的时候说什么鬼呀魂呀的,导致你硬不起来?”

    冯康拍了拍胸膛,表示并不在意,“我说的是一般人接受不了,哥哥我能是一般人吗?再说了,我又不是要跟她过日子,天天那么来受不了,区区一夕之欢有什么好怕的。美色当前,所有牛鬼蛇神在我面前自动退散。”

    我无奈地摊了摊手,“算你牛逼咯。”

    “不对不对不对。”他忽然又有了新想法,“把话术改良一下,我直接钻汪画的帐篷多好呀,虽然张桃的腿是极品,可汪画还有胸啊!我可是纯种的胸奴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