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虎22爷 - 第8章 7.满心的伤痕 爱有微光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社区服务中心的办公室。

    艾国欣给左右和华光燊,分别指定了各自的办公桌。这两个冤家,居然被老爷子安排在面对面的两张办公桌,不知道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会不会每天上演,天雷勾地火的剧情。

    喵喵抱着胖猫头抱枕,窝在自己座位里,一副隔岸观火的偷笑,看皮囊美艳的男女吵架,至少养心悦目。看来,这个暑假一定会热闹非凡。

    左右用消毒湿纸巾,悉心地擦着自己的桌子,似乎懒得理睬坐在自己对面,那红着脸,正郁闷到眼蓝的高大帅哥。他在她眼中,亦如同空气一般。

    “喂,我输了,你赢了!大丈夫说话算话,我认赌服输!都怪我一时冲动,脑袋发热。我错了!”华光燊思前想后,终于站起身来,闷声闷气道:“不过,男儿膝下有黄金,商量商量,这磕头认罪……能不能换种方式?”

    “好了,小石头。小右跟你开玩笑,不用这么较真。”艾国欣慢条斯理,打着圆场。

    他拿出三个白瓷茶杯,分别放了一撮茉莉花茶。又用藤编壳子暖壶给茶杯倒满了热水。转瞬间,馥郁的芬芳便弥漫在房间中,令人心旷神怡。

    “大爷爷,谁说……我跟这憨货开玩笑?”左右莞尔一笑,用纤长的手指将散落的长发,又整齐地捋至耳后。

    她唇角染笑,却目光犀利,态度认真。

    喵喵啃着大拇哥的指甲,饶有兴致观察着左右。和苗迦一样,她也算精致而自信的女人,但气场又不太一样。

    比如,苗迦从头到脚全副武装,恨不得从头发丝美到脚指甲,光底妆程序就能繁琐得吓人。

    但看得出来,左右的皮肤底子是真好。她除了画眉和涂口红,似乎便没其他装饰。她也不戴任何首饰,没有做美甲,也不喷香水,看上去就如水一般的清静如斯。但她的眸,黑得不见底,似乎能洞悉人心,看穿你的弱点。

    貌似绕指轻柔,实则藏着彻骨寒冷。她更像一块看上去晶莹剔透的冰,内心冷硬如铁,坚不可摧。

    喵喵认为,左右若发怒,一定比母老虎苗迦可怕得多。那个大狼狗华光燊不过纸老虎,肯定不会落得好下场。

    “磕头就磕头!”华光燊见左右咄咄逼人,丝毫不肯让步。他紧蹙着眉,一副自认倒霉的颓样。

    他上前迈了一步,咬着牙刚要单膝跪地,就听左右浅笑了声。

    “不磕头也行。不过华光燊,你得无条件为我办好三件事,还得保证让我满意!就算还你输给我的赌注。”

    喵喵眼睛一亮:“小姐姐,我怎么记得《倚天屠龙记》里的赵敏,也曾经对张无忌这么说过?”

    艾国欣喝了口茶,藏住了自己意味深长的思忖。心中暗笑,这一物降一物啊,大自然的规律向来如此。

    “赵敏是谁?张无忌又是谁?”华光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抬头望向艾国欣。

    后者真真长叹一声,摇着头慨叹:“石头啊,你要多读书才行。”

    “你误会了,大喵爷。我不过为了这个办公室里的人着想。打个比方,你带着大型犬出门,不戴牵引也没有狗嚼子。万一恶犬伤人,你总得有东西抽它,对吧……”左右似笑非笑凝视着华光燊:“如何?磕头或者答应为我做三件事,你选吧。”

    华光燊目光深沉了几分,他看看艾国欣,又瞥了瞥唯恐天下不乱的喵喵。

    迟疑片刻,思忖片刻,他终于低着头瓮声瓮气道:“那行……前提,在不违法,不伤害人的前提下,我为你办三件事!”

    “第一件事,只要我们同事一天,你就得叫我老大,每天早上给我刷杯、沏茶、浇花和擦桌子。”左右优雅地坐回了转椅,笑容又美又刁钻。

    “你不是只喝自己带的矿泉水吗?”华光燊皱眉,忍不住反驳。

    “我不喝,但看着你为我沏茶倒水,会开心啊……”左右的浅笑,多了几分残忍。

    华光燊无奈至极,伸出颀长手指,点了点大美女的方向,也终于颓废地低了身段,认了怂,咬着后槽牙:“行,只剩下两件事,还有什么?别墨迹!”

    “我还没想好……”左右拧开了一瓶矿泉水,挑着长眉,眉目间有逗狗的调侃。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华光燊被气得眼前发黑,脱口而出。

    “华少,看来你也读过书啊。有趣有趣,小姐姐,我和艾老板给你做证。华少你可不能耍赖皮,还有两件事没完成。要不要你们勾勾手指,歃血为盟?”喵喵激动地跳起来,晃动着自己的小手指。

    “小屁孩!”左右讥讽地瞥了一眼喵喵,不动声色拿着自己的手袋,走出了办公室。

    一抹玲珑的白色背影,冷艳无边。喵喵忍不住吹了个口哨。

    “你以为自己道士下山啊,看见穿白衣服的就是女鬼,狐妖什么的?伸伸你的金刚爪,就能收服人家。让你逞能,这叫自不量力,活该!”

    “小屁孩,还不是你惹出来的事?”华光燊眼见左右走出了房间。

    他踱着步,走近喵喵。话可咬牙切齿地说,还活动着双掌,关节发出嘎吱嘎吱的脆响。

    喵喵瞪着眼前,沙包一样大的拳头近在咫尺。她本能往后躲了躲,挤着眼睛哂笑着:“华少,咱们可是兄弟。放心吧,关键时刻,我绝对挺你!”

    她轻轻安抚了下眼前的铁拳,又小心翼翼给拳头吹了吹气,谄媚着:“不是吹的,华少你身材真好。你平常打拳还是健身,看这弘二头肌,老霸道了!”

    “算你有眼光!”华光燊红润润的薄唇,泛现骄傲而自信的笑:“你看你一副瘦猫子的样子,难怪被车门轻轻一碰就飞出去,身体素质太差。明天开始,你跟我一起训练,早上六点晚上八点,各练一个小时。保准一个月后让你练出一副钢筋铁骨!”

    “我还百毒不侵呢,我!”喵喵倒吸冷气,摇摇头,耸耸肩。

    “你就说,来不来吧?”华光燊哼了一声,继续闷声威胁。他用拳头,轻轻磕了磕少女的后脑勺。

    “来,来,来……说好了啊,你做我的教练兼保镖。如果有人欺负我,你得帮我出头。”喵喵眨眨眼睛,不忘算计着大狼狗。

    “行,既然是我华光燊的徒弟,我就不会让人欺负你!”华光燊霸气十足。

    艾国欣哭笑不得摇摇头,看来石头这钢铁直男,掉进这一大一小人精儿的圈套里,一时半会翻不了身了。

    “对了,艾老板,为啥左右管你叫大爷爷,还有刘叔那么老了,也管你叫大爷爷。这辈分怎么赁的?”喵喵好奇地问。

    “秘密!”艾国欣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既然都报道了,就要开始工作。我去叫赵薇主任,和大家认识认识,布置工作!”

    “我去,小燕子赵薇?艾老板很可以啊。”喵喵欢呼雀跃着。

    艾国欣微笑着,走出了办公室。

    他一路走到了小楼外葡萄架下,看到一抹清冷的白色身影,正隐藏在绿茵茵的枝叶下。那人,悄悄地吞云吐雾着,他眉心微蹙。

    艾国欣不动神色,笃定抢过左右指间的香烟,狠狠捻在垃圾桶上,熄灭了烟又狠狠扔掉。

    左右凝视着他一气呵成的动作,微微咳嗽了几声,依旧面无表情。

    “嗓子恢复得怎么样?”老人叹了口气,难掩担忧之情。

    “不好!”她挑了挑眉,低声自嘲:“还是哑……说多话会痛,然后失声。”

    “那还敢抽烟?小右,这叫自暴自弃!”他生气,音调陡然上升几分,是真生气了。

    “反正……我再也不能做主播了。”她冷笑,似乎不以为是。

    “大爷爷,我逃到这里,就为了图一个清净而已。您治不好我的病,嗓子或者心里的病,都不行!”左右尽力控制着眼波中的疲惫与落魄。

    “至少,你要给我尝试的机会。小右……你会好起来的,相信我。”艾国欣坚持而笃定。

    “算了,您就别费力了。”左右摇摇头,抚摸着一串果实翠绿的葡萄串,无奈而冷淡:“我知道,您想用这个服务中心来为我们治病。可惜,包括我在内,别看这些人看上去都活蹦乱跳的,哪一个不是满心伤痕呢?您还真劳心费力,把我们这群奇葩聚在一起,难道要开怪兽学校吗?”

    “你们对我来说,不过一时贪玩,不愿回家的孩子。而我,一定会把你们都送回家去,平平安安的。”艾国欣浅浅一笑。

    丝丝缕缕的阳光,透过葡萄架,落在老人灰白的发顶和肩头上,仿佛给他镀了一道暖金的光。他的眉目之间,善良与仁慈又丰厚又沉稳,有着让人忍不住想靠近的温度。

    一瞬之间,左右如同冰棱一般的心,突然暖了一些。

    “大爷爷,我们是被命运抛弃的可怜虫。遇见你,或许是我们最大的幸运吧……”她喃喃自语,自怨自艾。

    “只要自己不抛弃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因为,天总会亮的。”他的话,带着宁静的笃定。

    “但,又会天黑。”她哂笑,唇角掩不住一丝艰难与委屈。

    “等待天亮,期待光明,何尝不会快乐?”

    艾国欣轻轻拍了拍左右的肩,他掌心的暖与力量,让孤单的她终于暗暗燃起来,新的希望。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