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偃 - 第7页 我的知青丈夫被古代来的将军穿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好利的一张嘴,李蔓被气笑了:“季墨雅抢了我的工作,又为了拿到通知书,伸手将我推进了野猪窝,害得我差一点没有死掉。我爷爷气不过,扇了她两耳光,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成了乱用私刑?还是何同志觉得,遇到这事,我们最好忍着让着,吱也别吱一声?”

    不是先前那事?

    何绍辉暗自松了口气,马上就要招兵了,他可不想在这紧要关头,节外生枝:“我不是这个意思,工作的事墨雅又不知道,是你妈找关系把名额让给她的。”

    “她不知道?何同志,你确定她不知道吗?她不知道会追进野猪林?她不知道会跟我夺要通知书?”

    何绍辉心头一震,下意识地看向了被人押着的季墨雅。

    季墨雅双眸闪烁了下,哭道:“妈打电话是跟我提了一句,可我也不知道她占用的是你的工作名额啊。”

    “你的意思是,不管是谁的,只要你们有本事,都可以占喽?”

    这话,岂不是在说杨阿姨搞特权欺压。

    “小蔓,那是你妈!”何绍辉不赞同道,“你就这么恨她?”

    “我当她是妈,可人家不当我是闺女啊。你见过谁家亲妈,会将自个儿闺女的工作让给别人?”

    “你跟墨雅都是她女儿,手心手背的,夹在中间,杨阿姨也不好过,你怎么就不能体谅一下呢?”

    “何同志觉悟真高!”李长河掏出小阿蔓旧作业本裁成的小纸片,捏了撮烟丝,卷起,“今年的招兵名额,大队就不考虑何同志了。”

    “李爷爷,当兵不比其它……”

    李长河看着赶过来的牛车,摆了摆手,淡淡道:“论身手,你比不过我家宋逾,论打枪的准头,你比不上寨子里的几个后生。行了,赶紧吃饭去吧,下午别忘了上工。”

    说罢,招呼宋逾、李蔓、小毛和押着季墨雅的民兵队长上了车。

    眼见李长河和李蔓连何绍辉的面子都不卖,季墨雅这才怕了:“唔,放开我!放开我!李长河你要是敢送我去公社,我就举报李蔓有海外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内容跟文案,多少有点差别,等我琢磨一下,修一下文案。

    预收《六零破烂王》开文后,文案会修,保证这又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姜言穿了,穿到了物质匮乏的67年,头无片瓦,身无钱票,孑然一身。

    然而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作为图书管理员的她,抱着一箱子资料突兀地穿到了一个男人面前。

    贺义懵了,老头子下放,房子被占,好好的工作也被人抢了,本来就已经够倒霉了,娘的!大白天的还给他招来了个女鬼。

    “那个,”姜言抿了抿唇,“我在玩魔术,大变活人。”

    “哦~”贺义拖着长调,冷嗤了声,“再变一个我看看。”

    姜言什么方法都想了,也没能在贺义面前消失,回到原来的世界。

    最近贺义挺烦的,好不容易在废品收购站给自己找了个工作,身后还坠了条甩不掉的尾巴,一赶她就对外大叫“耍流氓”,娘的,这日子没法过了。

    姜言也没办法啊,不缠着他,将他和自己拴在一条绳上,万一他把自己举报了咋办?

    可这么跟着也不是办法,没见附近的大娘大婶都开始对着他俩指指点点,公安也时不时地过来巡视一下。

    想了想姜言写了份假结婚协议。

    贺义不想签,可更不想被人当流氓抓进去,所以修改了下协议内容,心下安慰自己,就当花钱请了个做饭洗衣的保姆。

    现代图书管理员VS六零破烂大王

    感谢在2021-04-19 16:37:12~2021-04-20 23:36: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甜妞09 2个;想飞的鱼、鲨鲨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晋神食粮20瓶;北纬二十四10瓶;甜妞09 8瓶;Kri□□ile(微笑)6瓶;综集浪漫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章

    海外关系?

    李蔓脑中闪过小蔓儿的一些记忆片段。

    杨玉莲的奶奶,跟自己和小蔓儿一样,眉间都有一个红色胎记。

    老太太去逝那年,小蔓儿正好出生,杨玉莲的大伯、大伯母早逝,堂哥杨宏远自小由老太太抚养。

    悲痛之下,便将一腔感情转移到了小蔓儿身上。

    五几年,公私合营,继承了杨家九成家业的杨宏远,不习惯过那种躺着吃红利的日子,遂便捐了大半家产,带着妻儿去了国外。

    早年形势还没这么严峻,杨宏远隔个一年半载便会关切地寄些吃用过来。

    伴着“叮当”的马铃声,邮寄员叔叔送来了一个个包裹,那是小蔓儿最期盼的日子。因为,拆开,总能看到一些不曾见过的精致玩具吃食和服饰,给她童年平添了诸多欢乐和温暖。

    什么英国出品的集邮册啊,英女王的明信片,苏联宇宙飞船主题儿童邮票,加拿大枫树小全张,美国杉树、洋松、橡树专题,镶了碎钻的发卡,蝴蝶结,七彩发带,背面贴有赫本画像的小镜子,公主裙,带有蕾丝花边的小白袜,红色小皮鞋,贝雷帽,各色彩笔等等。

    只是随着66年的到来,出于谨慎,爷爷拿樟木箱全部给她装起来,放在阁楼上了。

    “走吧,去公社。”李蔓扶着老爷子,跨上牛车,坐下道,“不用她举报,到了公社,咱自己说。”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