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偃 - 第234页 我的知青丈夫被古代来的将军穿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用心了。

    李长河笑着起身接道:“谢谢赵嫂子!”

    赵如心又拿了绣线、布料给赵金凤,衣服鞋袜、文具等给韩琳,另掏了两个红包给他。

    周华茂跟袁承康也一人掏了一个。

    韩琳不由看向了宋逾,礼物就算了,咋一个个还给红包呢,不过年不过节的。

    宋逾点点头。

    小家伙这才收下,并道了谢。

    “小琳,”李蔓摸摸他的头,“带周……周师公、袁叔叔,去竹楼把行李放下。”

    “小蔓,”袁承康笑道,“你这称呼不对,亲都认了,你该叫我表叔,那小琳就得叫我表叔公。”

    李蔓好笑道:“你们俩不嫌老啊?”

    “不嫌,”袁承康看着宋逾乐道,“来,叫一声表叔听听。”

    宋逾白了他一眼,拎起韩修贤和赵如心的行李朝小厢房走道:“外公外婆,你们住这,先拿换洗衣服吧,我给你们提水。”

    家里的浴室盖的不小,两个人可以一起洗。

    两人去洗漱,赵金凤进厨房盛饭,李蔓忙将晾晒的被褥给他们铺好,小竹楼亦是。

    袁承康、周华茂住下面,韩琳睡阁楼。

    洗漱后,吃过饭,四人上床就睡。

    宋逾去还车,顺便去食堂找到司务长,给了叠钱票:“明天中午主食里多放点白米,再给战士们添个肉菜,肉我明早送来。”

    他不准备在食堂请客,就家里办上几桌,可下面的战士听到他结婚,凑份子买了成套的大红搪瓷托盘、盆,配套的搪瓷缸子和暖瓶,这个年代,礼可不轻。不请客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请的话又铺张太大,只能这么办了。

    **

    韩修贤和赵如心累狠了,晚上没起来吃饭。半夜,韩修贤晕乎乎爬起来,“扑通”一声蹲坐在了地上。

    宋逾听到动静,忙趿鞋过去,在门外喊了声:“外公、外婆。”

    韩修贤有点迷糊,一时不知这是哪,又是什么时辰,揉着屁股疼呼了声。

    宋逾再顾不得其他,一把推开门,拉亮灯泡,绕过床,伸手将人抱起来,不对,温度有点高。

    将人放在床上,宋逾忙拿了温度计过来,给他夹在胳膊窝里。

    这么大动静,外婆竟然没有一点反应,宋逾不由探头往里一看,赵如心满头是汗,一脸潮红。

    伸手一碰,温度比韩修贤还高。

    宋逾转身出门,小声唤了李蔓起来,让她守着二老,他则推着车子出门去卫生所,请值班医生过来一趟。

    一个低烧,一个高烧。

    李蔓提起暖瓶,冲了红糖水给韩修贤喝,又倒了些在盆里,拧了温热的帕子给赵如心擦身,换衣服。

    医生过来,给看了看,一人打了一针,喂了药,到天明这烧才退下。

    作者有话要说:唔,明天完结,后天番外,有两个爸爸的,还有未来两章。

    下一本《大佬改写幼崽剧本[快穿]》南珚死后,进入快穿局工作。

    ·民国

    南珚接到组织任务,打入孤儿院,借机收养我方同志散落在各地的孩子。

    ·五十年代

    军医南珚从战场归来,进入京市新成立的儿童医院,利用针灸局部麻醉,开刀医治了一个个孩子,他们有出生便有病,被父母丢弃进垃圾桶的新生儿;有病重,被父母放弃的孩子。而在这其间,她救下了一个被绑架的孩子,他是海归博士的儿子,解救后,除了南珚对谁都不信任,博士在西北研究基地回不来,孩子的身体状况也没法过去,组织上找南珚谈话,希望她能帮忙代为照顾一段时间。

    ·七十年代五天五夜求生路

    山洪爆发,南珚只来得及带着一帮孩子爬上村中的大树,他们有村中的孩子,有烈士遗孤和附近部队过为玩耍的半大孩子。

    ·九十年代火中求生

    清河小区2栋3单元412室是家民办午托,下午1点失火,内困九名孩子,请求救援。

    ·家有侍神

    龙骑大将军被诬陷通敌判国,满门抄崭,将军临终插草为香,求老祖早年供奉的侍神,帮忙护下一子。南珚救下将军最小的儿子,却不得不陪他流放边疆。

    ·巫族遗孤

    ·丢在垃圾星的废材小王子

    ……

    特注:有的故事有CP,有的没有。

    第106章

    放下温度计,宋逾抬腕看了下表,给两老掖了掖被子,扶起床边的李蔓,拉灭灯泡向外走道:“时间还早,回房再睡一会儿。”

    李蔓掩嘴打了个哈欠,点点头。

    再醒来,天光已经大亮,院内不时传来嫂子们的说话声和孩童的嬉闹追打。

    “醒了,”赵金凤推门进来,在她对面的床边一坐,伸手拢了拢她耳边的碎发,“夜里你外公外婆病了,怎么不叫阿奶起来帮忙?”

    李蔓头往前一抵,在她肩头蹭了蹭,“让你伺候我外公外婆啊,”李蔓笑道,“我才不舍呢!”韩家两老肯定也不自在。

    赵金凤心里受用,笑着拍拍孙女:“还困吗?”

    李蔓闭着眼点点头。

    “等下午办了事,送走客人再睡?”

    李蔓“唔”了声,问:“外公外婆起了吗?”

    “起了,在门外跟人说话呢。”赵金凤说着,推开她,“坐好,我给你拿衣服。”

    李蔓顺着她的力道往后一靠,依着床头,坐直了身子。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