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偃 - 第237页 我的知青丈夫被古代来的将军穿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袁承康冲三人伸手做了个请,王宽笑道:“那弟妹,我们先过去了,有空了再聊。”

    “好。”李蔓展颜一笑,灿若春花,看得几人不由闭了下眼,跟着袁承康转身出门,朝竹楼走去。

    屋里只剩李蔓和宋逾了。

    宋逾端起箱柜上的酒酿圆子,拿勺舀了颗喂她:“五哥、六哥、七哥、八哥没来,托他们带了箱茅台,一箱中华,三箱风干的野味,三箱海产品。”

    李蔓激动地一把抓住他的衣袖,飞快地咽下嘴里的食物:“茅台留下。”

    宋逾低笑了声:“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行,茅台留下,中午喝咱买的西凤和阿爷酿的米酒。”

    “嗯,”李蔓就着他的手又吃了两个圆子,推开道,“吃不下了。”

    宋逾在凳子上坐下,舀起圆子,三两口吃完,喝了汤:“二哥、三哥、四哥他们跟唐元明昨晚坐火车到省城,找战友借了车,连夜开过来的。我去看看,给他们弄点好消化的先垫垫。”

    “等一下,”李蔓拉开抽屉,拿出檀木小盒,取出手表,给他戴上道,“外婆拿来的,你一只我一只。”

    说罢,捋起袖子,晃了晃腕上的表。

    “好看!”宋逾赞了句,将原来那只从腕上取下,塞进兜里,偏头在她脸上印下一吻,“我先过去了。”

    “嗯。”

    **

    知道宋逾大学的同学来了,李长河忙让赵金凤给他们一人打了碗荷包蛋,这个快,又饱腹。

    一碗十个,另端了盘炸知了猴和一碗炸红薯丸子。

    张奇文不喜欢吃甜食,伸手将荷包蛋递给了跟他们一同回来,方才回家一趟的唐元明,自己端了李长河泡的三道茶喝,势手捏了个知了猴吃:“这玩意儿,你们这儿很多吗?”

    唐元明点点头:“听我弟说,昨儿一晚上他们摸了十几斤。”

    王宽伸手也拿了一下,炸时都是处理好的,去了翅膀,外壳、头和内脏,直接往嘴里一丢,成吃了。

    还别说,又焦又酥又香。

    红薯丸子也好吃,外焦里糯,还带点甜,只是不合张奇文的口味罢了。

    韩琳见此,下去找司务长,做了一小锅鸡蛋汤。

    汤里放了炒沙的西红柿丁,炸油的豆腐丝、新鲜的虾仁、火腿丝、菌子、木耳、水竹笋、咸蛋黄、小青菜、青椒丝,然后淋上打撒的鸡蛋、香油,滚上一滚,酸酸辣辣的特别好吃。

    张奇文一连喝了三碗。

    吃完,歇了会儿,就地一躺,片刻一个个就睡着了。

    宋逾上来,瞅了几人一眼,又下去了。

    等张明旭到了,婚礼开始,才让韩琳上来叫他们。

    仪式很简单,张明旭站在堂屋门口,讲了段话,两人胸前戴着大红花,站在下面,将早就背好的词一念,这就好了。

    司务长扬声一唱:“开席喽~”

    唐元洲、张志用、罗小辉、张文兵等几个大孩子,端起摆好的托盘,开始上菜。

    堂屋坐了张明旭、唐师长、政委、教导员,宋逾跟几人介绍了下,将老大、老二、老三、老四和周华茂安排了过去,外公外婆不愿坐席,宋逾让韩琳陪他们在小厢房吃。

    他则和李蔓端着杯子,给大家敬了圈酒。

    正吃着呢,孔华灿、米政委、周院长来了。

    宋逾和李蔓忙张罗着在竹楼又摆了一桌。

    “李同志,”李蔓下楼给几人端汤,负责收礼的冯连长悄声过来道,“你看看。”

    李蔓接过礼单,大致一扫,外公外婆给的是五百,周华茂二十,他还代一帮师兄师姐上了,算下来也有三四百。

    袁承康五十,二哥他们一人三十,没超过袁承康,应该考虑着袁家跟她的关系。

    米政委十元,孔华灿十元,司令钟析年二十(孔华灿代上),周院长520元。

    其他人不是两块,就是五毛。

    让冯连长惊呼的应该就是周院长了。

    不过李蔓一扫就明白了,500是断续膏的药方,20才是礼钱。

    李蔓收了礼单、礼钱,对冯连长笑笑:“没事,宋逾跟周院长有些渊源。”

    冯连长轻吁了口气:“那就行。你忙吧,我去外面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

    “辛苦了。”

    **

    送走客人,洗刷好碗盘,连同桌椅和一袋糖果给各家各户送回去,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唐元明、唐师长邀请王宽三人去他家住。

    张奇文扫了眼竹楼,没应。

    晚上,席子往地上一铺,有条毯子就能睡,没必要再去唐家打挠。

    “韩琳,”忙了大半天,一身汗,唐元洲、张志用几人拿着毛巾过来叫道,“洗澡,去不去?”

    刘和平来了兴致,问韩琳:“你们去哪洗?”

    “东边的溪水清,我们去哪里。四伯去吗?”

    “去,走。”

    袁承康笑着一揽王宽和张奇文:“走吧,一起。”

    一行人兴冲冲地下了楼,韩修贤闻声出来,跟着道:“华茂,走,咱也去。”

    李蔓正拿了新毛巾、香皂给几人,见此,忙一把拉住他:“外公,你感冒还没好呢。”

    “没事,这会儿,水都被晒温了。”

    “瞎说,”李蔓拽着他不放,“温的只是上面一层,下面还是透心凉。别去了,等会儿我给炖鱼贴饼子吃。”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