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日不生尘 - 第183页 主公奉天子以令不臣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我们也是被观测的人之一?”吕承泽叹道,心里已经有了答案。难怪策划往自己游戏里的书房放了许多红楼枕中记之类的书,原来就是为了培养能让证道纪元放行的灵魂。

    “对,如果我们没有从游戏里出来,最后就会再次被放到时空的乱流里,随遇而安。”

    “也行,死了之后本来就该这样。”吕承泽笑了笑,又说道:“不过那样的话,就可能不会再见到你了。”

    “是啊,你再次失去一切过往,成为另一个人,我却还带着记忆。”沈奕无奈笑笑,又说道:“我侵入过后人储存有关证道信息的那个系统,据我说知,进入证道纪元,善良只是其中之一的标准,除此之外还要豁达、开悟、通明。”

    “他们的研究显示,经历过抑郁症并痊愈的人,或是艺术家、科学家、作家等容易沉浸在自己世界,达到忘我境地的人,怀有宗教信仰但不执迷狂妄,而是豁达通透的人等,更容易进入证道纪元。”

    “那我什么都不是。”吕承泽摇头,看来自己是进入不了永生世界了,不过随便,怎样都可。只要快乐的过完此生,彻底消无又何妨。

    “还有的人因情爱证道。”沈奕补充。

    “…………”吕承泽沉默。

    “因情爱证道者,也能达到心绪平静、通达,几乎不在乎一切的状态。唯有情爱,牵扯着他的命脉,如果所爱不能陪在他身边,不如归于虚无。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死是无所谓的对吧。但是,我已经证道了……其实真正的那个证道世界,并不是和我们平行的,将来世界的时空,那里科技再发达,也不过是利用了这个宇宙的规律到极限而已。

    真正的上界,那里的生灵可以弹指间毁灭一个宇宙,甚至都不用训练,只因为天生有那样的能量,因为那是规则。而且,他们也可以创造规则。”

    “你已经可以到那个上界,并且不会再失忆了?得了超忆症吗?”吕承泽很快抓住重点。

    “……和超忆症不是一回事,我的确不会失忆了,除非自己放弃记忆。你今世要是不行,那我也准备彻底消失了。”

    吕承泽哽住,面色复杂:“我要是转世,不再是我了,你可以去其他时空找别的吕承泽。”

    “那些你要么是过去的你,要么性情经历与你完全不同,已经不是你了。漫长时光,我每隔几十年就去找没和我在一起的承泽,也能稍解相思之苦,但那样的话一切颠沛流离又转瞬即逝,岂不是像幻梦。我更想和你一起,一同看往昔时空的我们。”

    沈奕说着,拍了拍仿佛忽然多了一个重大任务,有些压力倍增的吕承泽,继续道:“不然怎么说仙凡有别呢,已经迈入永恒河流的人和身在局中的蜉蝣是有天然鸿沟的。我就等着你证道了,不然其他没去过后世的吕承泽更证不了道,不证道就失忆永别。”

    “万一我以后老年痴呆,或者被人一棍子打傻了呢?”吕承泽又有些害怕道。

    沈奕微笑:“阿尔茨海默症是你自己的魂不行,还没轮回就陷入混沌了,此生告吹。被人打傻属于肉.体损伤牵涉到住着的魂,这个容易救。”

    吕承泽默然,看来,为了阻止沈奕自杀,他还是需要研究这个道的问题。好在他自从以为自己是npc后就整天思考这个,大概会比常人更容易证这个道……所以道是什么。

    “所以我该怎么做?”吕承泽问。

    “没别的,潜移默化,记住别失忆这件事,平时随便经历。灵魂的熵低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开启上界大门,万物熵增,熵增不可逆,唯灵魂熵减。”

    “我懂了。”一说到熵,吕承泽简直豁然开朗,原来真有这么个东西可以概括杂乱的一切。所谓豁达开悟通明,原来不过是要降低灵魂的混乱程度。

    ☆、游历

    各地的战事结束后,朝廷在四海之内的声望达到顶峰,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朝廷都具有不可匹敌的实力。而且关陕淮南已平,江南似乎也已经臣服于朝廷。

    江南几路的政令已经跟随朝廷施行多年,赋税也按时缴纳,平淮南之后亦不求扩张领土,将几乎淮南的全境都让与朝廷。

    两河之北的李家,更是早已对朝廷显露忠诚之意,除政令外,兵马粮草也早已可随意调拨。黄河北流暴涨时,大批官员、民众以及物资也在双方境内自由流动调派。

    于是,其他的地方势力也开始思索,是否该早点表示臣服,以避免兵祸,全身而退。

    元和七年,四月初,西川的实际掌控人刘俊元对朝廷上书,表示自己才疏学浅,力不从心,想辞去西川宣抚使以及成都府尹之职,请朝廷另选贤能充任。

    一个月后,朝廷准刘俊元所请,但封他为梓陵侯,食邑千户,并且改任梓州府通判的闲职。刘俊元接旨,与朝廷新任的成都知府交接了州府事宜后,便带着家小亲卫回到故乡梓州。

    于是,西川路不战而重归朝廷治下。西川与江南的通道一开,两广和福建等地的官员调动以及赋税征讨等事也再无阻碍,各地分治了多年后,宇内终于接近一统。

    六月,杭州的秦公达等人也上书辞官,秦公达此前已经被封为吴越侯,这次提出辞官后,朝廷便不再给他晋爵,直接准其所奏。

    然而,秦家两个公子的辞官未被准奏,秦公达长子仍然任绍兴府知府,次子依然掌握杭州兵马之权。不过,两浙路与江南路的制置使皆不再设,江南几路兵马的调派权力重新回到朝廷枢密院手中。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