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盐小甜饼 - 第6页 篡位皇子的娇软白月光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这便是我所住的宫室。”

    就在她震惊于皇宫中竟还有这样破败的地方时,身旁的少年赧然承认了,并缓缓上前,为她打开了宫门。

    宫门一启,里头的情形更令人震惊。

    庭院里不知有多久没人打理,杂草已生得有齐踝高。而角落里几棵枯树下,两名小宦官正坐在石凳上,心情颇好地吃着糕点,嗑着瓜子。

    听见了门响,才下意识地回过头来,甫一看见李容徽,手皆是一抖,瓜子壳掉了一地:“你,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

    说到了一半,硬生生止住了话茬,只是神情活像是见了鬼。

    李容徽却没有回答他们,只是脱下自己的外袍,铺在雨中泥泞的地面上,对沈棠音轻声解释道:“长亭宫里没有铺过青石,每次落雨,门槛边便是泥泞不堪。”

    他弯了弯唇,轻声道:“这样就不会弄脏你的裙裾了。”

    他的眸光澄澈,仿佛理所当然一般。

    而沈棠音看着眼前只穿着一身单衣的少年,一时却有些说不出话来。

    那件宽松外袍下,竟是一件洗得有些泛白的单衣,且袖口处还明显短去一截,显然是隔年做得旧衣了。

    露月里,但凡能有一件合身的衣裳,都不至于会穿这样连手腕都遮不住的单衣。

    沈棠音看着沉在泥泞里的外袍,觉得鼻尖有些发酸,好半晌,才低下头,轻轻搀着他往内殿里走。

    进了内室,更是没有一处能够入眼的地方。

    瘸桌破椅,屏风歪倒。

    屋内没有燃炭,四面的窗户纸更是没有一面是完好的,上头皲裂的小口在暴雨中鱼鳞似地起伏,呼呼往里透着寒风。

    沈棠音想扶着他到唯一一张榻上躺下,可走近了一看,才发觉整张床铺竟都是湿的,根本没法躺人。

    一连串雨水更是当着她的面儿从头顶上落下,砸在了上头薄的不能再薄的布衾上。

    沈棠音抬头看了看,才发现殿顶上正对着床榻的地方破了个斗大的窟窿,也不曾拿什么东西遮挡,就让雨水肆无忌惮的淌进来,打湿这唯一可以躺人的床榻。

    沈棠音木立在这张榻前,眸光颤抖。

    她出生勋贵之家,自幼钟鸣鼎食,被捧在掌心里长大。出入宫廷后,目光所及,更是白玉铺地,黄金盘柱的奢靡富丽。还从未见过这等破败的景象。

    若不是亲眼所见,她甚至无以想象他的处境。

    ——明明身为皇子,却过得连奴仆都不如。

    第5章 太医   我是不是太凶了?

    沈棠音想起方才坐在枯树下吃着糕点磕着瓜子的两名宦官,纤细的眉慢慢拢到了一处。

    方才她只觉得这两人惫懒不尽心,如今被檀香一提,心中便也多了几分思量。抬起眼来环顾天顶一圈,果然见到这偌大的宫室里,就独独破了这正对着床榻的一块。

    她锁着眉还未开口,两名小宦官看见她的举动,左右对视一眼,心中便有了计较。大抵是怕她将事情捅了出去,罚到他们身上,忙觍着脸凑上了前来,赔笑道:“这位姑娘,您这一身金尊玉贵的,伺候人这样的粗活,还是交给奴才们来做吧,没得污了您的衣裳。”

    说着,便一左一右地伸过手来,想要自她手里将李容徽搀过。

    两人的手还没伸到近前,沈棠音便发觉李容徽的小臂微微一颤,隔着单衣袖子都能察觉到他此刻如绷紧了的弓弦一般僵硬。

    似是害怕已极。

    沈棠音从前只在昭华那听过几句宫里拜高踩低,恶仆欺主的故事,这亲眼目睹,倒还是头一遭。

    能让人怕成这样,平日里也不知是将人欺负得多狠。

    棠音素日里性子温软,但却最见不得这等欺凌弱小之事。非但不将人交出去,反倒又将李容徽又搀紧了几分。

    她别过脸不理会二人,只是独自扶着李容徽一路往内室里走,直到走到了那架翻倒在地上的屏风前时,方缓缓停下了步子。

    这架屏风是用松木制的胎骨,上头蒙了一层粗绢做的面。本就算不上什么金贵美观,只是堪堪能够挡住床榻,不令睡卧之处一览无余罢了。

    而此刻那胎骨已折了一角,眼见着是立不起来了,但屏风面上的粗绢看着倒还算干净。

    沈棠音见室内实在是再寻不出什么像样的寝具了,实在没法,只能扶着李容徽于屏面上坐下,又对两名小宦官道:“他还发着热,快去拿一件外衫来给他披上。”

    两名小宦官对视一眼,目光落在她身上那件绣了金丝的兔绒斗篷上,迟疑了一阵,终于不情不愿地去了。磨蹭了好一会儿,才拿着一件玄色斗篷回来。

    沈棠音接了斗篷,刚刚展开一些的眉蹙的愈发紧了。手上轻得仿若无物,不消看,便知道是单薄得半点寒风都挡不住的材质。

    哪有露月里穿这个的?

    “没有其他外衫了吗?”沈棠音一道展开斗篷披覆在李容徽的身上,一道焦急补充:“即便是没有更厚实的,你们多去取几件来也成。”

    “没有了。”

    开口的是李容徽。

    他坐在屏风上,修长的手指畏寒似的将斗篷紧紧拢在身上,鸦羽般的长睫垂落,在他眼下打出浅青色的,摇晃的影:“近日里连绵阴雨,所有的衣物浣洗后都还不曾晾干,应当就剩下这件了。”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