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盐小甜饼 - 第8页 篡位皇子的娇软白月光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她这样说着,眸光不由自主地黯了一黯,愈发觉得那七皇子可怜了。

    檀香听她这样一说,知道她不曾起旁的心思,暗自长舒一口气,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下。正准备再开口安慰自家姑娘几句,却听身后‘嘎吱’一响,紧闭的槅扇打开了。

    棠音听见响动,紧步走上前去,问与荣满一道出来的太医:“他的伤势如何了?”

    太医见是沈家姑娘问话,不敢怠慢,拱手回道:“沈姑娘不必忧心。七皇子并无大碍,只是略有些发热,微臣开几幅药下去,不日便可痊愈。”

    棠音略松一口气,却又想起了什么,焦切追问道:“那身上的伤势呢?可要紧?”

    他迟疑一下,低声问道:“沈姑娘,您可是亲眼看见自己的马匹踏中了他?”

    “您这是何意?”沈棠音被他问的一愣,抿唇回想了一下之前的情形,这才慢慢道:“那时我在马车内,并未亲眼见着。”

    说着她便将视线转向坐在车辕上的檀香。

    檀香忙摇头:“奴婢见到马匹受惊,要踏着人的时候吓得不行,就捂住了眼睛没敢看。”说完,又问一旁的荣满:“你可看见了?”

    荣满答道:“小的那时候忙着勒马,慌乱间瞧见了七皇子躺倒在路边,马蹄正照着他的身上落下去。等小的勒住马的时候,就看见七皇子的衣袍上与路面上皆是血迹,想是确实踏着了。”

    太医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斟酌着开口:“七皇子身上不曾有踏伤的痕迹,只腰腹处有一道锐器划伤,不过好在伤口不深,将养两日即能复原,再配以玉润膏,便不会留下疤痕。”

    “锐器划伤?”沈棠音捕捉到了他话里的关键,微微一愣。

    她正想开口追问几句,却见太医的视线一偏,定定地往自己身后一落,突然面色一变,猛地止住了话头:“若无其他事,微臣便先回去配药了。”

    说罢,也不待她开口,便再度拱了拱手,比来时更为急迫地紧步往外走。几乎是眨眼的功夫便已出了殿门,不见了踪影。

    沈棠音有些疑惑,下意识地转过身,往他方才视线所落的地方望去。

    ——李容徽不知何时已自殿内行出,正披衣立在离她不远处的廊下。

    雨中天光暗淡,他拢着一身玄色斗篷立于背光处,愈发显得面色冷白如玉,长睫垂落,于眼下投出绵密而深浓的影。

    似是察觉到棠音的视线,他慢慢抬起羽睫,一双色浅如琉璃的眸子定定望住她,继而轻轻启唇一笑,乖巧而温顺:“大抵是躲避马蹄的时候,被地上的碎石划伤的罢。太医已经替我包扎过了,已经没事了,你不要担心。”

    他说着微垂了垂眼,有些疑惑地轻声自语:“只是我怎么会躺在雨地里?我明明记得,我昏睡过去前,是躺在床榻上的。”

    他说完似是想到了什么,拢着斗篷的手指轻轻颤抖了一下,语声有些慌乱:“许是我这几日里发热,神思不清,给记岔了。”

    沈棠音听得一双纤细眉都紧紧蹙在一处,如何都舒展不开。

    发着高热的人,再怎么神思不清,也不会自个儿从床上走到雨地里。

    是谁下的手,一想便知。

    沈棠音抬眼看向远远立着的两名小宦官,即便是她这等温软性子的人,也不由得开始生恼。

    奴大欺主竟做到这等地步,趁着自己主子发热昏睡,将人挪到雨地里,还是常有马车来往的宫道上,这不是存心要人性命?

    “这件事不能就这样轻轻揭过,不然日后他们指不定要做出什么来。”棠音气得提着裙裾就要往外走:“我去找昭华,按宫里的规矩,找嬷嬷打他们板子!”

    还未来及迈开步子,斗篷的袖缘便被人轻轻握住了。

    力道不大,如他的语声一般低微的,带着一点恳求的意味:“你别罚他们。”

    第7章 名字   你可以唤我一声皇嫂

    棠音有些不可置信地转过身去,却见拽着她衣角的少年眼尾微红,语声缓慢,透着令人难过的喑哑:“你若是罚了他们,宫中便又要传我乖戾阴鸷,手段残忍。父皇……也会愈发厌恶于我。”

    “就算有心之人传出去,可那明明只是谣传,怎么会——”她说着倏然想起自己方才在车内知道他身份时的反应,语声慢慢小了下去,抿着唇替他不甘道:“陛下肯定不是这样听信谗言的人。”

    但是这话,却连她自己也是不信。

    就连她这般养在闺中的女子也知道,当今圣上,并非是什么贤明之主。

    自从数年前一场大病后,圣上便开始遣人四处寻觅长生之法。无论是道士还是方士,只要能提供此类法门的,一律供养在宫中,以国士之礼待之。

    今年开春的时候,用来供道士方士们炼丹修仙的‘寻仙殿’建成,圣上更是整日整日地待在殿中,已经有数月不曾早朝。

    起初言官们纷纷递折子上疏,后来又成群地跪在寻仙殿前求圣上理政。

    最后……寻仙殿的殿门还是开了,是圣上亲自提着宝剑出来。

    据说那一日里,鲜血浸透了寻仙殿前的白玉砖。

    之后,就再没人去殿前跪过。大臣们递上来的折子分成两份,不急的便压下,急到等无可等的,就由太子与权相,也就是她的父亲一同处理。

    想到这,她闷闷地低下头,小声嘟囔:“那你也不能任由他们欺负。”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