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盐小甜饼 - 第9页 篡位皇子的娇软白月光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李容徽乖顺点头,薄唇微抬,那双琉璃般色泽冰冷的眸子里染上了笑影:“好,那我便不让他们欺负。”

    他本就生得靡丽,又不似马车中那般笑得腼腆收敛,眉眼一弯,便是耀目夺人之势。

    简直真的像是狐仙自话本子里逃了出来,要勾人魂魄似的。

    沈棠音被他笑得有些晃神,下意识地眨了眨眼拉回了思绪。这才缓缓想起了自己方才要做的事情,忙提着裙子绕过他的身边,走到远远站着说小话的两名宦官面前停下。

    那两名宦官也不知在说些什么,一看她过来,便立即收了声。

    棠音蹙眉看着两人,回忆着他们惧怕的样子板起脸来:“你们若是再敢欺负他,我就告诉昭华,让她派嬷嬷打你们板子!”

    他这样软和好性子的人,等她一走,肯定又会被人给欺负了去。哪怕罚不得,至少也要吓他们一吓才行。

    这回她搬出了昭华的名号,可那两名宦官听了,面上的惧色反倒还不如方才,只是连连摆手油滑道:“奴才不敢,您就是给我们天大的胆子,我们也不敢啊。”

    但沈棠音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也转过头去,弯起眼睛对他笑。

    “他们不敢了。”

    她本就生得软糯,笑起来一双明亮的杏眼便弯成新月,瓷白的小脸随着这个笑意的加深缓缓浮出两只清浅的梨涡,凝脂般的琼鼻下,樱唇桃花瓣一般盈盈一点,似一只温软的白兔化作了人形。

    看着李容徽也有一瞬的失神,她便像是扳回一城一般,自心底高兴起来,三步并做两步走回他的身边。

    “那我先回府了。”

    她一开口,李容徽面上的笑意便慢慢褪了下去。他垂下眼,看着她斗篷上的风毛,嗓音微低:“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立在檀香伞下,已走进了雨地里的沈棠音微愣一下,旋即又转首笑开:“我是相府的姑娘,姓沈,名棠音,棠花的棠,音律的音。宫里都喜欢唤我一声沈姑娘。”

    李容徽没有抬头,斗篷下的手指摩擦过指腹,继而缓缓收紧,直到指甲都深深陷入掌心,破皮见血。

    前世,他知道棠音的名字已是两年后的光景。

    彼时她已从软糯爱笑的少女出落成姝色无双的姑娘。

    他还清晰地记得,那时她也是这样笑着对他说——

    “我姓沈,名棠音,棠花的棠,音律的音。”

    “是太子尚未过门的正妃。”

    “你可以唤我一声皇嫂。”

    隔世想来,仍是摧心折骨。

    鲜血自他指尖滑落,温热而黏腻的触感,被他反手紧紧握住,困于掌心。

    “我知道你的名字。”棠音带笑的嗓音响在耳畔,隔着珠帘般垂下的重重雨幕,令人无端觉得缥缈,分不清前世今生。

    “李容徽,这两个字合起来就是容貌美好的意思。很适合你。”

    “宫中的传闻我听过。”

    这句话是她前世不曾说过的。

    李容徽豁然抬起眼来,正撞进那双盛满笑意的清亮杏眼里。

    小姑娘一字一句认真说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什么叫做‘传闻不可尽信’。”

    棠音也没打算等他回答,说完,便又笑着和侍女一同往雨幕里行去。

    还未走出几步,便听见身后几声凌乱的踩水声。

    一回头,见着李容徽立在她身后不远处的雨地里,垂目望向她。

    雨水顺着他的发梢落下,打湿他的长睫,给语声里也带上了几分潮意。

    “你今后……还来吗?”

    他默了一瞬,语声更低,透着几分小心:“要是你能多来长亭宫几次……兴许他们便不敢再如此欺负我了。”

    沈棠音没想到自己还有这样的作用,眸光愈发清亮:“那我明日再来。若是明日里雨停了的话,就可以遣人来修屋顶那个窟窿了。”

    说完,她便步伐轻盈地行出了长亭宫,踏着小木凳上了回府的车辇。

    只是厚重的帘幕落下之前,她似乎隐约听得微弱一句——

    “那就明日,你可……千万不要忘记。”

    *

    沈棠音的车驾碌碌出了北侧宫门,不多时,天色便也渐渐暗了下来。

    长亭宫里的两名小宦官在离内殿最远的一处回廊上熬着药,头碰头的私语着。

    “你不是把人挪到雨地里去了?怎么又回来了?”

    “我本来是想丢来着,还没下手,不知怎么回事,都烧晕了的人突然和诈尸一样起来了,一声不吭主动往雨地里走——我哪知道他去哪了?”

    “怎么就没死在外头?”其中一人啐了一口,又伸手搓了搓自己胳膊上起的寒粟:“你看见他刚才对沈家姑娘说话的样子没?简直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浑身透着股邪乎劲!”

    “是想拉拢沈姑娘给他出头吧!”另一名小宦官咬着牙:“他这一醒,我们更没好日子过了,与其坐在这等死,不如我们——”

    他并指向下,做了个劈砍的姿势。

    “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送他去见阎王!”

    第8章 静夜   小可怜的真面目

    ‘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送他去见阎王!’

    这句话一出口,两人皆是心惊肉跳,其中一名圆脸的,更是骇得连连摇头:“人昏着的时候,你都没敢下手。现在醒了,我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对手——”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