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盐小甜饼 - 第249页 篡位皇子的娇软白月光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他说着,一把揪起大理寺卿的领口,扬声厉喝道:“你说,还能有谁?”

    大理寺卿也不敢在此刻触他的霉头,便也只能将连连告饶,连声保证道:“殿下,下官定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查?要查到什么时候?”八皇子厉喝一声,以一双发红的眼睛怒视着李容徽:“你若是心中无愧,现在便与我去父皇跟前对质!”

    棠音闻言秀眉轻轻一蹙,也算是渐渐明白了过来。

    他并非是因为失去了孩子而难过,只是觉得,没了孩子,便少了一份夺嫡的希望。

    如今,是想孤注一掷去成帝跟前,置李容徽于死地。

    权利之前,人心诡谲,不过于此。

    棠音目光最后于近乎哭哑了嗓子的八皇子妃上一落,终于还是缓缓移开,略抬起了几分声音,对着众人一字一句道:“瑞王昨日与我一同借住于寻仙殿中,入夜之后,不曾离开过半步。”

    “若是八皇子信不过我,那守在门外的宦官宫娥与巡职的金吾卫皆可证明。”

    嘈杂的庭院中微微一静,旋即八皇子更为恼怒,只厉声道:“一派胡言!他即便自己不曾离开寻仙殿,又有谁能证明,他没有遣麾下之人,暗中动手?”

    他如此开口,便根本不是要为了自己的幼子找出真凶的姿态,而只是单纯地,想要让李容徽万劫不复罢了。

    棠音的面色白了几分,却少有地执拗,不肯退让半步:“八殿下如此开口,可有实证?无论是人证也好,物证也罢,可有证据能证明昨夜的刺客与瑞王府有所关联?”

    “若是没有,便是蓄意构陷。”

    “依着大盛朝的律法,蓄意构陷者,杖五十,徒刑三百里,八殿下可想清楚了?”

    “你——”八皇子脸色一青,盛怒之下,抬手便向棠音打来。

    眼见着他的指尖就要落到小姑娘柔白的面上,却倏然停住了,不能再前进半分。

    旋即一声痛叫破开满院的嘈杂。

    棠音微微一惊,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再抬起眼时,却见是李容徽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腕,显然是用了不小的力道,交握之处八皇子的肌肤都显出青紫之色,那满是凶戾之色的面孔,更是转瞬便已痛至扭曲,连话都说不出口。

    随行的金吾卫们见真起了冲突,便也纷纷拔刀出鞘,警惕地看向李容徽。

    李容徽淡淡扫了他们一眼,手腕一松,八皇子便姿态狼狈地摔倒在地,捧着自己的手腕冷汗汲汲而下,面色霜青。

    李容徽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眸底的厌恶之色一闪即逝。

    旋即,只淡声道:“既然八皇弟执意如此,那便去父皇的寻仙殿中辨个清楚。”

    棠音抬眼看向他,一双杏花眸里满是忧色,只是方启唇,李容徽已隔着袖子轻轻握住了她的指尖,与此同时,他的语声低低响在耳畔,轻而缱绻,只有彼此可以听闻:“别怕,不会有事。”

    棠音低应了一声,轻轻反握住了他的指尖。

    李容徽的手指依旧是冰凉,隔着一层厚重的袍袖透来,更是没什么温度。

    却无端地令人觉得心安。

    第151章

    在李容徽的威慑下,八皇子虽仍旧是面色阴冷,但终究还是没敢再向棠音动手。

    只捧着自己的手腕,脸色阴沉地随着棠音与李容徽一同入了寻仙殿正殿。

    方进了殿门,里头伺候的大宦官伏环已得了消息,紧步迎了出来,对几人躬身道:“诸位贵人,太医们正在里头为陛下释针,还请稍待。”

    说罢,便一抬手,示意一旁侍立着的宫娥们上前奉茶。

    李容徽微微颔首,带着棠音与一旁红木椅上并肩坐下,冷眼看着对面脸色不善的八皇子,淡声开口道:“看八皇弟的意思,是想不顾父皇的龙体,强闯不成?”

    “我看是你狼子野心,恨不得——”八皇子厉声开口,险些将大不敬的话说了出来,还是一旁神思恍惚的八皇子妃勉强忍住了眼底的泪意,伸手攥紧了他的袖口,他这才恨恨收了口,只阴沉着脸色坐在原地。

    大抵一盏茶的功夫,太医们便纷纷自内殿走步出,只因在寻仙殿中,不好交头耳语,但面色皆是不佳,只一个劲地互换着眼神,长吁短叹。

    直至看见了坐在椅上的李容徽与八皇子,这才纷纷脸色一僵,忙拱手接连下去了。

    而伏环也跟在他们身后自内殿里出来,对几人躬身道:“陛下已经醒了,诸位贵人请。”

    八皇子这才豁然自椅子上起身,一把将仍旧愣愣地坐在椅上的八皇子妃扯了起来,也不顾她身子虚弱,便拽着她大步往殿内走。只是路过李容徽身畔的时候,才猛地停了一下步子,咬牙道:“李容徽,你敢谋害皇嗣,等到了父皇跟前,他必定会定你一个死罪!”

    李容徽甚至不屑于抬目看他,只等着小姑娘将手中的茶盏搁下,这才牵着她起身,抬步往内殿里走。

    许是太医们刚走,成帝身上的恶疮也方清洗过,殿内的味道倒也不似第一次来时那般难闻,倒还勉强能够忍受。

    棠音只略低下脸去,放缓了呼吸走了一阵,终于听得宝幔轻轻掀起的响动,似是到了御前了。

    她甫一抬眼,便看见成帝那双比前几日更为浊黄的眼睛里豁然生出光亮,却不是看向她的,而是直勾勾地看向李容徽,扯着已经嘶哑得不成样子的嗓音急促道:“老七,你今日来见朕,是不是国师有了消息了?他人在哪,何时能够入宫见朕!”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