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欲子 - Уùsнùωù.cしù♭ 36、夜宴(2)(高H) 玫瑰刺的城堡(超限制级?简体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李寅锋叁步并作两步,飞快地走了进来,颇有些急色的样子。只见他身后跟着两个不同风格的美人。一个薄唇紧抿,眉心微微蹙起,竟是个清冷的古典美人。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年纪,穿着玉兰花纹的盘扣连衣裙,娇弱美丽,让人我见犹怜。一个看起来十岁未到,还是个幼女,穿着粉色蓬蓬裙,一手拉着李寅锋,一手抱着一只兔子布娃娃。长得十分可爱,粉嫩嫩的小脸,圆嘟嘟的嘴唇,看起来倒像是被大哥哥牵着的小妹妹。

    大美人自然是水竹安排伺候李寅锋的玉兰,而那个小的,其实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幼女,算起来也有十七八岁了。可却是从小就被邵氏风计划选中,经过了特殊的改造,身体停止了生长。经过训练后被卖给了李寅锋,取名为风悦。

    这下人算是到齐了,邵影也不再急着与水竹温存,招呼李寅锋坐下。李寅锋指着杜宇对邵影道:“你看看他,恨不得自己身上长了十几个屌!”νìρyzщ.⒞òм(vipyzw.)

    邵影也笑了,说:“我也觉得一个屌是不太够。”

    李寅锋倒在沙发上,不顾玉兰的挣扎,笑嘻嘻地搂住玉兰乱摸,问道:“今天怎么玩?”

    邵影不置可否:“就随便玩咯。还不是你们缠着我要瑶瑶,我只好带出来给你们尝尝鲜。”

    李寅锋道:“你这话说的太不厚道,我们家悦悦,杜宇家的夜绫,你哪个少玩了。现在终于轮到你了,还不赶紧拿出来。”

    邵影点头,又说:“不管怎样,先来一发再说。今天时间有的是时间。”

    李寅锋表示非常赞同,看那边邵影都把水竹压在沙发上了,自己这边也不甘示弱地去扯玉兰的衣服。玉兰含羞带怯,眼里泪光盈盈,看起来不太情愿的模样。李寅锋就喜欢她这个欲拒还迎的调调,一把撕开她的衣领,露出了娇美的乳房。

    “李少爷,别这样……”玉兰低声啜泣着,伸手挡住胸口。

    李寅锋把她按在沙发上,掀起她的裙子,露出了里面的白色蕾丝内裤。他的手顺着玉兰的小腹一路下滑,从内裤的边缘探入,抚摸着玉兰光洁的阴户。玉兰并紧双腿,脸颊羞得通红,紧紧地拉着内裤不愿让李寅锋脱下。

    李寅锋松开手,也不着急,道:“玉兰,上次和我一起来的那些兄弟可是很想你呢。不如我去和水竹小姐说说,  让你去伺候他们几个晚上?”

    “不,不要……”玉兰吓得直摇头,双腿就松开了。

    李寅锋这时却不动手了,面对玉兰坐在茶几上:“自己脱。”

    玉兰不敢忤逆李寅锋,只好慢慢地脱下内裤。阴户上没有阴毛,应该是被除去了,纤长的双腿微微并拢,露出引人遐想的一道秘缝。

    李寅锋呼吸瞬间粗了一些,玉兰的私处着实长得不错,让他很有兴致。于是又道:“把腿打开踩在沙发上,让我看看你那浪逼。”

    听到这粗俗的话,玉兰又气又羞,几乎要哭出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又不敢拒绝,只能慢吞吞地踩到沙发上。双腿间的秘缝正对着李寅锋色眯眯的眼睛,可是让他的小兄弟猛地抬了抬头。

    李寅锋得寸进尺道:“快把那骚穴掰开给我瞧瞧。上次我可是预订了你的开苞权,该是验货的时候了。”

    原来玉兰竟是还没有开苞,平时也只陪酒,被猥亵几把而已,真刀真枪竟然还是第一次。虽然知道自己的初夜已经卖给了李寅锋,可玉兰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紧紧抿着嘴唇,纤细洁白的手指缓缓拨开未经人事的粉色阴唇,清楚地露出了娇艳欲滴的蜜穴口。

    李寅锋毫不客气地伸出手,拨弄着玉兰的娇小的阴唇阴蒂,惹得玉兰颤抖低吟:“啊……别……李少爷……嗯啊……”

    李寅锋的手指在玉兰的蜜穴门前揉了揉,探了进去。只觉仿佛陷入了一处收缩紧致的柔软中,一下一下地吸着他的指尖。李寅锋起身上前,吻住玉兰柔软的唇瓣,一只手撑着身体,一只手仍在玉兰花穴中探索着。

    玉兰被又吻又摸,意乱情迷之下,哪里是李寅锋这个游戏花丛的公子哥的对手,不到片刻就流出了许多淫液来。李寅锋抽出手指,伸进玉兰嘴里,让玉兰尝尝自己的味道。他淫邪地笑了:“别摆一副清纯玉女的样子了,你看这湿的多快,就是等着男人来操你的。”

    玉兰羞怒之下伸手用力推开李寅锋,想要逃跑。却听李寅锋漫不经心地道:“玉兰,你要是乖乖听话,以后伺候我们这几个就行了。可你要是不听话,那还是请水竹多安排几个人,帮你调教调教。你说呢?”

    果然,玉兰一听这话就停止了挣扎。她呆呆望着李寅锋,那一贯清冷的眸子里褪去了刚刚的羞怒,换上了一片茫然,茫然里还隐隐带着丝绝望。

    玉兰本名并不叫玉兰,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心怀梦想,要考上全国最好的大学,成为一名律师。而且她家境优渥,人也长得美丽,在学校里是众星拱月的校花。可惜追求者无数,她却一门心思地为自己的律师梦努力,拒绝了无数男生的邀请。

    却哪知有一日,人祸从天而降。

    背着书包准备要去高考的她被一群人堵在了家里,父亲跪在门前苦苦哀求他们,母亲则缩在角落里哭个不停。父亲的公司经营不善,还借了高利贷给家里带来了高额债务。别说大学了,她就这样被人推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从此背井离乡。

    水竹觉得她曾经的名字不好记,便给她改了名字叫“玉兰”,说玉兰花配得上她芳郁清冷的气质。玉兰不愿卖身,水竹也只是一笑而过,却没有逼她。直到一个月过去,再将她的工资与家里债务表一齐拿给她看。工资不少,可竟然还不够偿还每个月的利息。

    与其在这里耗费一辈子也还不上钱,还不如卖身赚钱,老了也许还能有片刻自由。玉兰答应了,买下她初夜的,就是李寅锋。听说买她的时候,李寅锋甚至都没有露面,只是打了个电话就把钱付了。

    多么的随意,多么的可笑。

    李寅锋出手大方,卖这一夜,能还叁分之一的债务。玉兰心中盘算,李寅锋年轻帅气,若能讨得他的欢心,能让自己少去很多折辱,至少短期内不用去接那些癖好不良的人。

    可她没有想到的是,李寅锋并非她曾幻想过的怜香惜玉,而是十足十的恶狼。初夜一上来就要求她伺候叁个人。这里即便是最下等的小姐,第一夜少有伺候多人的。比如杜宇买下的铃铛,第一夜也是一人独享,哪有这般耻辱。

    眼前的李寅锋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玉兰抬起一条修长的腿勾住了他的后腰,微微撇过头去。李寅锋满意地按住她的另一条腿,折在玉兰胸前。这样的动作迫使玉兰的蜜穴不得不朝上挺起,一副任由李寅锋施为的模样。

    李寅锋的龟头顶在了入口处,顺着秘缝轻轻滑动几下。玉兰双眉紧皱,贝齿咬得薄唇几乎要渗出血来。李寅锋抬手掰过她秀美的脸,迫使她不得不直视李寅锋的眼睛。就在这一刹那,身下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

    玉兰冷汗涔涔而下,她哭求着,哀泣着,就仿佛一只离了水的鱼。可这都换不来李寅锋的丝毫怜惜,他就喜欢看处女开苞的这一刻,楚楚动人。他的阴茎粗大,一进一出下处子血染红了玉兰洁白粉嫩的秘处,却让李寅锋更加兴奋。

    相比这边,杜宇那边可就香艳多了,浪荡的铃铛这会儿已经被杜宇送上了巅峰。他们早已换了个省力的姿势,铃铛侧身躺在沙发上,一条腿架在杜宇的肩膀上,一脸情欲迷蒙,娇媚无比。

    “啊啊啊,杜少……铃铛……铃铛不行了……”

    只见铃铛身上的衣服也不知何时脱在了地上,后穴被杜宇插的水声淋漓,而空虚的小穴也被她自己的手指插着进进出出。

    “要死了,啊啊啊,铃铛……啊啊啊!!”铃铛媚声突然高起,身下喷出了一股股晶莹的水柱。杜宇又操了她几下,听铃铛哭叫求饶,然后也不啰嗦,将软倒了的铃铛扔在一边,走向一旁的雪瑶。

    雪瑶刚刚要高潮的时候就被杜宇扔在一边了,此刻她正缩在一旁里看着玉兰那边。不得不说,玉兰的惨状给她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尤其是玉兰的眼神,她还从未见过这样复杂痛苦的眼神。

    杜宇一连操了夜绫和铃铛两个,也没有射出来,足可见他平时多么精于此道。他掰过雪瑶有些失神的小脸,将刚与铃铛欢好完,沾满淫液的肉棒伸到雪瑶面前。雪瑶下意识地就伸出舌头帮他清理,可没等清理干净,就被杜宇拉起,按倒在茶几上。

    杜宇的肉棒直直闯进雪瑶湿得一塌糊涂的肉穴中,还没几下,雪瑶就哭叫着高潮了。她今天实在是憋的太久了,双乳涨的饱满,一下子得到了释放,喷出了好几股奶白色的水柱。杜宇也觉得下身处有一股温热的水柱喷来,只是不知道是雪瑶尿了还是潮吹了。他没有丝毫停顿,不给雪瑶喘息的时间,又展开了猛烈的攻势。

    “嗯啊……不要了……啊啊……瑶瑶要坏掉了……不要了……哈啊……”

    雪瑶的双腿被杜宇架在了肩膀上,蜜穴淫媚地吞吐着杜宇粗大的阴茎,涌出一股股淫液。

    ♀♂♀

    作者:

    正文进展的好慢,实话说,根本都没进入正篇,才开了个头……

    可是这是一部H呀,必须要XXOO对不对,XXOO很耗精力耗字数的呀。要是减少XXOO,专心赶剧情的话,大家应该不会愿意的吧……

    所以大家有没有想过把瘾的番外剧情之类的,说来听听,我也想换个番外写写。

    正文还是免费的,但是番外会收费的哦。给大家一个心理准备。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