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欲子 - Уùsнùωù.cしù♭ 42、情色游戏(4)(S 玫瑰刺的城堡(超限制级?简体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听到隔壁雪瑶被精液射出的淫声浪语,风悦畏惧地抬起头来,果不其然看到李寅锋微冷的笑容,那绝对是暴风雨的前兆。

    “主……主人……”风悦颤抖着声音,粉红的小脸也顿时变得煞白。

    李寅锋冷笑道:“停吧,这样下去要操到什么时候?”

    风悦身下的男人二话不说将风悦的动作按住,等待李寅锋的指示。很快,风悦就被两个男公关架了起来,拴到墙上特制的禁锢器里。后背紧贴着冰凉寒冷的皮质墙面,幼小柔嫩的四肢被绳索吊起,好似墙上美丽的蝴蝶标本一般。

    当风悦看到施刑人手上拿着的牛毛细针时,终于忍不住哭求起来,因为害怕而颤抖的身体无力地扭动着,却无法挣脱冰冷的束缚。

    “主人,不要……悦悦会听话,会乖的,不要扎我……呜呜呜,主人,不要……”风悦害怕地闭上眼,却不敢放声大哭,只能一边摇头一边啜泣,模样煞是可怜。

    雪瑶也不忍地转开头,若不是她抢了优势位置……可是若是不抢,现在被惩罚的也许就是自己了。

    可李寅锋却毫无反应,他双手抱胸靠在沙发里,冰冷的眼神缓缓扫过,让风悦再也说不出祈求的话来。

    “啊啊啊啊……”女孩儿尖嫩凄厉的叫声突然响起,只见一根细针穿过她一瓣幼嫩的阴唇,在昏暗的光线下闪着寒冷的银光。

    雪瑶惊恐地向后退去,跌坐在地上。

    很快又一声惨叫响起,第二根细针已经从另一瓣阴唇穿过了过去。那疼痛太过尖锐,让风悦小小的身体绷紧得仿佛一张拉满的弓弦,细嫩的脖颈高高扬起,一滴滴冷汗顺着雪白光滑的皮肤滚落下来。νìρyzщ.⒞òм(vipyzw.)

    这是什么惩罚……雪瑶的飞快地在大脑里寻找和眼前画面有关的信息,然而什么也搜索不到。虐待、暴力这些词汇并不在她的词库里。她在大脑的记忆里疯狂地搜索,只想要找到一个理由,一个答案。

    “给她把嘴堵上。”李寅锋不耐烦地道。

    一个口球立马被塞进了风悦口中,她哀求的目光扫过现场的每一个人,最终绝望地落回了眼前施暴者手中的银针上。那人手上居然拿着两根针,似乎正打算并排插入某处。

    “唔……唔唔……”风悦被塞着口球的嘴里发出恐惧的哀鸣,却丝毫延缓不了男人的动作。她未发育完全的生殖器十分幼嫩,阴蒂也很小巧,必须要用手指拨开捏住才能凸显出来。施刑者伸手捏住风悦的阴蒂,两根细银针飞快地斜插进去。风悦一声惨叫卡在喉咙还未发出,男人另一只手又飞快地拿起两根针,与前两根交叉成一个「井」字插在阴蒂上。

    “唔——!!!!”风悦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几下,一道水柱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已经是失禁了。

    男人没有再继续,而是走到一边,以便让客人们看清女孩失禁喷尿的样子。当尿液快要停止的时候,他伸手弹了一下被穿刺的阴蒂,风悦的身体猛地一紧,又是一小股尿液喷出。

    等风悦平静下来,施刑人又给她戴上了眼罩。当人陷入黑暗,所有的感知都变得更加敏感。一针刚刚到来,却永远猜不到下一针会落在何处。

    在一针又一针里,风悦的反应越来越低弱,她已经发不出什么声音,只有无法吞咽的唾液从口球的缝隙里溢出。此时的她已经奄奄一息,不仅阴蒂阴唇上扎满了银针,就连乳珠和菊穴也没有被放过。

    男公关手上的最后一根针插在了风悦的大腿根部,微微侧开身。只见风悦幼嫩的私处红肿鼓胀,却因为银针太细,没有多少血渗出来。

    男人上前解下了风悦的口球和眼罩。雪瑶胆战心惊地看着他的动作,以为酷刑总算结束了,却不料男公关突然拿出一根皮质的软戒尺,狠狠地对着风悦插满银针的私处抽去。

    “啊啊啊——!!”

    风悦的惨叫尖锐而凄厉,她的后背紧绷弹离墙面又狠狠地砸了回去。刚刚已经失禁过的私处又喷出几股尿液,却不多,淅淅沥沥地滴下来。而小小的人儿已经垂下了纤细的脖颈,一动不动了。

    男人上前翻了翻风悦的眼皮,转身对李寅锋道:“晕过去了。”

    李寅锋冷冷吐出一个字:“药。”

    “是。”男人答应了一声,拿出一旁早已准备好的注射器,对着风悦纤细的脖颈扎了进去。黄色的药剂缓缓地消失,没过两分钟,风悦就昏昏沉沉地醒了过来。

    男人手中的软戒尺在她的小胸脯上左右击打着,一丝丝血迹从娇嫩红肿的乳珠渗了出来,被戒尺拍打后沾在雪白的胸上,有种妖艳的美丽。风悦恨不能再晕过去,却因为被注射了药剂而清醒无比。清晰地感受着每一寸痛苦。

    尖利的惨叫声一声接一声响起,又一声接一声地弱了下去。终于,风悦仿佛一只垂死的猫儿,被人从墙上放了下来。针刑前后不过半个小时,而对于这些被惊恐笼罩的女孩儿来说,仿佛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

    雪瑶吓得脸色苍白,她不忍心再看,紧紧捂住自己的耳朵蜷缩在地板上。没想到是铃铛走过来安慰她,将她抱在怀里。少女柔软的胸脯十分温暖,雪瑶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紧紧地抱住铃铛。一旁的夜绫却全程紧绷着脸,冷眼旁观着。水竹则依然面带微笑,仿佛早已见惯了这一切。

    雪瑶不懂,她不明白风悦做错了什么。这样的游戏注定有一个人失败出局,并不是她做的不够好,她只是比较弱小。

    风悦被扔在李寅锋面前,扎满了针的下体让她不敢合拢双腿,只能忍着剧痛爬到李寅锋脚边,伸出冷汗涔涔的小手臂抓住李寅锋的脚踝:“主人,悦悦知错了……求你……悦悦知道错了……”

    李寅锋冷眼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不顺手的玩意儿:“别再让我对你失望。”

    风悦颤抖着声音应道:“是,主人。”

    李寅锋一脚将她踢翻在地上,道:“自己拔了吧。”

    风悦不敢对李寅锋的话有丝毫违抗,她的手抖得几乎捏不住细针,但她不敢有丝毫耽搁,一根接一根地将它们拔下来。再跪着将拔下的针托到李寅锋面前,让他过目。在李寅锋的准许下,风悦被带到一边上药去了。

    风悦的惩罚结束后,游戏又再次开始了。可所有女孩儿的心情都变得十分沉重。看过风悦的惩罚后,场上没有一个人愿意再被惩罚了。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